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28|回复: 48

井中捉日(修订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0 01:59: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彼岸丛林 于 2017-5-3 21:51 编辑




        暴风雨就像花和尚发酒疯,真真无法遏止,空气为之变色,地为之颤抖,天为之丢尽脸面,一边嚎啕大哭一边大小便哗哗哗失禁,只让人惊奇,天哪来那么多尿,把太阳都吓得不知躲在了哪个九霄云外。可是,花和尚发酒疯迟早会醒,人们所要做的就是不睬不理,等他醒来就让他另览山头,他将不好意思再耍赖,但这暴风雨要是一直耍赖,怕就是世界末日了。你最走运的就是站到了末日中心,对可能来之过早的死亡有了最真切的超验。你怀抱中的天花雨就像花脸猫,自己肯定更脏。你说应该洗个冷水澡。她说这里不是有井?你说这小井阴水,又被蛇虫脏土一冲,肯定要人生病。她说那到白荡湖去,你说白荡湖太大淹死人不见个头。她说山半腰有个垂虹井,正好适合你一个人淹死。你于是就想去垂虹井淹死看看,她便又卖弄起她的故事了。
         很久很久以前,没有时间,金谷寺的和尚就以日头照井雕刻时间(你接哈巴气:那阴天下雨,日子不过了?那你去问问很久以前的和尚。那你是现在当下还是在很久以前?那我吐一朵口水,你舔干净,我就跟你港(讲)。弄你爱姐。弄你妈妈)。每个下午三点半到四点,尤其夏秋之际,那日头就会落在井中,随着季节转换,分秒也有变化(你又接哈巴气:那日头咋啊吃着饭没事干,要跳井里头?那日头跟你孑一号的有神经病,一时想不通,就跳井里头寻死,结果反而长寿,也把灵魂存在这块了。哦,那我也要跳井里头跟日头一样寻个死耍耍,要能碰着日魂肯定也长寿。)。那半中天的日头,就像剥了皮的西红柿落在那井中,井水就冒烟了(你接哈巴气:那西红柿不剥皮都不冒烟,剥了皮还怎么冒烟?那把你剥了皮,保证也冒烟。弄你爱姐。弄你妈妈。)。都港(讲)这个天象,既迷信又科学,但我一直不晓得,哪是科学哪是迷信。都港(讲)谁把这事搞清了,谁就要发疯,发疯了就跟你一号的,就想跳井体会日头为什么跳井,顺便测量一下井水到底有多深,结果把更多的人都搞得不敢靠井边一步(你说:就拐着弯骂人吧。她就咯咯笑)。都港(讲)有个既不科学也不迷信的小和尚,爱上了一个什么女人,乍看是受不了又逃不了佛门训戒,就一头钻到那井中。后来,人家就不敢科学也不敢迷信。现在,那小和尚已被超度好几代了。井水不但清得要命,喝了还能保证爱情,还可以怀孕保胎。后来,金谷寺决定,凡来此出家的和尚,要是真有爱情,就许他还俗,也可以既当和尚又养家。于是,这里的和尚越来越多,经也越念越灵。那些不当和尚的男女,更将爱情挂在嘴边当歌唱。这样就把浮山的人搞得都比别处人纯情些,到底可比别处人更纯情,也跟科学和迷信一号地搞不太清。能搞清的是那井水和别的井水不一样,他从不干涸也不满溢,除了清甜之外,还能治痢疾除肚痛。
         你又有点发痴了,那李白跳江捉月肯定假的,江水那么宽那么汹,又冇渔网又冇叉,怎么捉得到月亮。李白大概是聪明得没人管得了,做庄稼不肯,做官没人敢要,结果就比庄稼人还蛤些,晓得活着没意思,就借着酒兴假说跳江捉月,人家也就美化他骑鲸飞天……但你是庄稼人出生,也不打算做官,井中捉日应该可靠些,那井也只有小水缸那么大。但怕万一深不见底,直到地球中心,甚至就是地鬼的鼻孔,只要地鬼一抽鼻子……可见,要是日头那么好捉,也轮不上你,何况日头烫手,井水也会咬人。但如果井水不太咬人,更冇地鬼,泡泡身子也就很不蛤。你还要把身上和脑子里的一直排除不了的阴晦之气泡了,至少喝口水洗把手,沾点日神气吧!
  可她说:叫你喝那井水上大学,不肯;喝这井水长爱情,就肯了。你因有了泡日喝水的好念头,就十分阳刚地说:你喝的那水不见日色,是阴水,我要喝的是阳水,又不是不要你喝。……你想叫我喝了就爱你,还怀孕?……这是日头煮过的水,喝了就是毛主席接班人?……那你要是洗个澡,就是毛主席孙子了。……是毛主席重孙子,也比你这号现世东西强。……那井那么窄,一个人都难转身,你不是就想逗我下去,你好脱个光屌耍流氓吧?……你离我远点,别矮了我男人火性。
  沿着滴水洞、金谷寺,向下一百米就是垂虹井了。那井比圆规画的还要圆而光地生在一大片悬崖的脚底下,有三分之一嵌在悬崖里边。井上一米高处,还有一个同样圆而朝天的小洞。那圆而朝天的小洞,就像玉镯或蓝球网架似的,也一半悬崖外一半悬崖内。小圆洞的上面,有一条很规则的凹槽直通悬崖之巅。凹槽两边长满茅草,也有少许灌木,灌木上还结着红红绿绿的不晓得什么果子。那茅草总是湿漉漉滴答答的,让人不好意思地联想到女人的阴部,那一年四季永不枯绝的井水就是从那凹槽中滴哒而下的。
  有不断袭人脑髓的蝉鸣,不知是鼓励还是阻止,把寂静无人且炎热的树林搞得有点竦人。到了井边,正好见到日头长在了井里,真的就像一颗剥了皮还燃烧的大西红柿。
  这井要是真地通向地底,井围又太小,转不过头,怎掰?……那我赶紧远点,免得矮你火性。……那你还见死不救啊?……要是你注定死在这井里,我只好庆祝呐?……那你注定死在粪缸里?……要不你就放心死吧!保证和尚们会给你念经,我先家去给你拿个草席。说着,她还做个拿草席铺地停尸的样子。你恼火地说:操!她开心地说:操!
         你屏住呼息蹲下身子,和水中的日头对视就像初夜的情人,又像日本鬼子探地雷一样小心。你用食指在日头周围轻轻割了一个圆,再向日头竭尽讨好的笑容,再反复估计井中捉日并非虚妄,说不定日头来此就是等你捉的,才将衣服轻轻脱光,并考虑,必要时再用衣服做网兜,免得硬碰,日头会犯犟,手指也会受伤。天花雨虽然面对你的光屁股,却因为你面对神圣的日头使你的一切言行举止也让她以为有点神圣了,就像堂吉诃德疯了,也把潘沙带疯了,何况你屁股下面的小男根,她在滴水洞里已经看过。你愁的是将以怎样的姿势,既不打水惊日,又能捉鱼一样把她捉起来,尽管你从小只会吃鱼。你先蹲着,继而跪着,再而趴着,向下伸手……却又害怕日头下面会否藏有天神的暗器。于是,你跪在井口无声祷告,虽自欺欺人,却远比任何过阴者(巫婆)煞有介事。
         你扭头用哑语叫天花雨抓住你的脚,天花雨却开口问你要做什么。你示意她闭嘴,她就闭了嘴,两手抓了你的脚,又咯咯咯笑。你想蹬她,又怕她把你掀到井中。
         你用两手在水中比神仙还灵巧地打捞了好多次,但那日头虽然不会跳,但也抓不到实体。看来还得到哪去学一番神仙法术,相信时间和决心是有的,可到哪去学,又哪里交得起学费?孙悟空就是不收学费,怕也没那本事啊,夸父追日都把自己渴死了。……捉不到日头就算了,大不了,我以后不给你当老婆就照了。……鬼才要你这破筛篮嘴巴做老婆,老子今天非要捉到这日头不可。……我明白了,你是头脑被雷打昏了,要不就是你天生脑子里有精怪。
  你再两手按住井口,两脚轻轻伸向井中。你有一定水性,一边还有天花雨稍壮英雄胆。但当你把心的位置都投入井水,却被冰凉吓出一声大叫:烫死了!“了”字还没叫完,整个头也沉入水中,没探到井底有多深,却把天花雨也吓出一声“哇”。她还杀鸡拔毛一样把你的毛拔了一大把,你也就随毛出了水。你抹掉挂在眼睛上的几根血毛,破脸大叫:想谋财害命哪?她哭着说:我当你要死了嘛!我心肠太好了嘛!……你爸还没死,别装鬼弄怪瞎伤心。……我家去了,管你是死是活了。……等我捉到日头,放家里当探照灯,不带你玩!
  天花雨又恢复了俏皮:日头呢,狗衔去了吧?……肯定都是你这瞎性女人在边上,日头不好意思出来了。……屙屎屙不出来,怪蹲缸相,那日头就跟你一号的,常年缩裤裆里不敢见人?……你不再和她胡扯,只管全心做这件李白都不能做的神圣大事。
  你贴身井壁,摆好姿势,屏气息怒,就算捉不住,起码沾点日神气。天花雨也认真地弯腰勾头为你鼓劲,把口水都滴到你头上了。口水滴到头上事小,但她又一声咳嗽,你便又一声怒吼:把屌嘴巴捏起来。她赶忙捏嘴,捏得脸红脖子粗。
         你重新入定心诚至灵,那日头终于出现在你胸门口了。你嗫圆嘴巴,双手轻轻轻轻又轻轻的,把日头向胸口合围。可是,那日头一忽儿水上,一忽儿水里,你无论是捧是扣还是抓,都无济于事。你伸手将自己的上衣拿下来做网兜,兜了不下八九次,也就兜着了自己的几根头毛。你不得不抬头看看日头是否跑到了天上,天花雨却挡了视线。你用一句刚巧想起来的成语大骂: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天花雨吓了一跳:你自己沉不住气,把日头吓跑了,也怪我啊?
  你爬上井口,转过屁股,把头削尖了,再蛇一样匍伏,又复入定。天花雨面对你的屁股,又要插科打浑:我的天,这屁股比女伢还白,丑死了!……那你亲一口。她真要亲了,你却怕她咬,便赶紧蒙住屁股,不再理她,终于又见完整的日头,分明就在井中。你将口水淋得好长,好像那日头还是一种美食,使胃口饿饿地冒酸水……但知捉是不可能的了,因为日头在水中可以变化,你的手不能变化。你又将身体挪到不会挡住水日连线的位置,这样,你终于退而求其次地吻着了水中日,喝着了浸着日魂日色的水……那水真好喝,甜啊香啊凉啊爽啊,就怕今生再也喝不到了,再喝到也不是这一天这一时的水了。你把嘴儿咂了又咂,把舌头舔了又舔。嗨 ,不妨再好好幻想一下吧:要是弄个神仙的篮子或布袋什么的,将日头就像一只熟透的西瓜捞回家,再用快刀把他红鲜鲜地切开,和母亲一起不用吐籽地吃着多好啊!吃了那日头,肯定就有了日头的能量,估计一百斤也挑得动了,两百斤三百斤五百斤八百斤也挑得动了,那就可以学着有力气的农民欺负没力气的农民了,更可以搭救那些被人欺的穷人蛤人了,要是看见哪个欺负穷人蛤人,就把他扯腿儿撕开,再刷到天上去,掼他个稀巴烂……当然,最好这日头能是一只灯,这灯永远不坏,而且不用加油,虽然自家用不了这么厉害的日光灯,那就照着全村也好吧,只是必须收钱,不收钱村民不作兴你,你虽不喜欢钱也不想收得太多,够你吃饭穿衣上学就行,就怕村民不怕你也就一毛不拔……那就只带天花雨一家用,但必须和天花雨搬到一起才好,否则就白白让隔壁人家沾光。你不喜欢隔壁的人家,他们老欺负人,天花雨家里怕也不屑和你家搬到一起,那就以后再港(讲)吧……好在身子已经泡过,日头之水也已喝过,满身满脑的阴晦之气肯定没了,将来每一根头发和指甲都聪明,没有写不出的作文,没有做不出的算术题……你叫天花雨也撅着屁股喝那日头水,天花雨说:你别把我一屁股拱在水里,好让我脱衣耍流氓吧?……还港(讲)以后给我当老婆,又不准耍流氓,那还怎么当?……当老婆更不准耍流氓。……当老婆就是放在墙上跟干鱼一样挂着盖?于是,都笑,你便捧着那日神之水给她喝,她对着你手中的水,狗一样嗅了嗅。……我喝了这水,真怕爱上你了,不干。你又好笑又生气:我把日头的神气分了一半给你,你还不赏鉴,你再聪明,到头还是混蛋。……信你的话,好人都成孬子了,喝你洗屁股水,还老大一份人情。
  你认为这个下午这个时刻来到这里,山林之中除了天花雨更无别人,就意味着日头是特召于你,并在此恭候几亿几万年了!……你依然守着井口,看那日头不光在井中冒烟,还冒泡,还突突突地响,就像煮开水熬仙汤。一个滚圆的你的熟透了的,就像剥了皮但不是非常人千万不能随便吃的日头,越煮越大越红越亮。你要流泪要叫要喊要跳,但你咬紧牙关庄严肃静。那日头从井中升入了你的内心,你的胸门口充满了热量。你还看见那日头,从你的胸门口渐渐升上了你的喉咙,在你喉咙里柔柔地转动了几下,又升上了你的头顶。你的头顶冒着烟,是一种继续焚烧并蒸发所有阴晦愚钝的烟。你的耳朵和脸和头发骨噔一响就变得很智慧很愉悦……你都听港(讲)了,曹操因为梦见日头临身,并见孙权从日头之下打马而过,就断定孙权必为皇帝,所以你也将不同凡响。你有朝一日成了皇帝,天花雨必是皇后……日头从你头顶升上天空,水淋淋火辣辣的。那水都是红色的,就像血。这血是你献给了日头,你献血的同时,日头也向你献了血,你们俩的血一起普照人类。日头从你内心升上天空时,有否跟你说了什么,你好像清楚又好像不清楚,好在你不清楚也没第二人清楚。




(原稿)

        暴风雨就像花和尚发酒疯,一时无人可挡,天地为之变色,连太阳都不敢伸头,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睬他,不久他就会倒头不起,醒来也只得另览山头了。你看天花雨就像花脸猫,自己身上肯定更脏。你说应该洗个冷水澡。她说这里不是有井?你说这小井阴水会生病。她说那你到白荡湖去,你说白荡湖太大淹死人不见个头。她说山半腰有个垂虹井,正好适合你一个人淹死。你哈哈大笑,她便又卖弄起她的故事了。
         很久很久以前,没有时间,金谷寺的和尚就以日头照井刻时间(你接哈巴气:那阴天下雨,日子不过了?那你去问问很久以前的和尚。那你是现在当下还是在很久以前?那我吐一朵口水,你舔干净,我就告诉你。弄你爱姐。弄你妈妈)。每个下午三点半到四点,尤其夏秋之际,那日头就会落在井中,随着季节转换,分秒也有变化(你又接哈巴气:那日头咋啊吃着饭没事干,要跳到井中。那日头跟你一样有神经病,一时想不通,就跳到井中寻死,结果反而长寿,也把灵魂寄放在此了。哦,那我也要到井中跟日头一样寻死,既能碰着日魂也就能长寿。)。那半中天的日头,就像剥了皮的西红柿落在那井中,井水就冒烟了(那西红柿不剥皮都不冒烟,剥了皮还怎么冒烟?那把你剥了皮,保证也冒烟。弄你爱姐。弄你妈妈。)。都讲这个天象,既迷信又科学,但我一直不晓得,哪是科学哪是迷信。都讲谁把这事搞清了,谁就要发疯,发疯了就跟你一号的,就想跳井体会日头为什么跳井,顺便用身体测量一下井水到底有多深,结果把更多的人都搞得不敢靠近井边一步(你说:就拐着弯骂人吧。她就吃吃笑)。都讲有个既不科学也不迷信的小和尚,爱上了一个什么女人,乍看是受不了又逃不了佛门训戒,就一头钻到那井中。后来,人家就不敢科学也不敢迷信。现在,那小和尚已被超度好几代了。井水不但清得要命,喝了还能保证爱情,更可以怀孕保胎。后来,金谷寺决定,凡来此出家的和尚,要是真有爱情,就可以还俗,也可以既当和尚又养家。于是,这里的和尚越来越多,经也越念越灵。那些不当和尚的男女,更将爱情挂在嘴边当歌唱。这样就把浮山的人搞得都比别处人纯情些,到底可比别处人更纯情,也跟科学和迷信一号地搞不太清。能搞清的是那井水和别的井水不一样,他从不干涸也不满溢,除了清甜之外,还能治肚痛和痢疾。
         你又有点发痴了,那李白跳江捉月肯定假的,江水那么宽那么汹,又没渔网鱼叉,怎么捉得了月亮。李白大慨是聪明得没人管得了,做庄稼不肯,做官没人敢要,结果就比庄稼人不如,晓得活着没意思,就借着酒兴假说跳江捉月,人家也就美化他骑鲸飞天……但你是庄稼人出生,也不打算做官,井中捉日应该可靠些,那井也只有小水缸那么大。但怕万一深不见底,直到地球中心,甚至就是地鬼的鼻孔,只要地鬼一抽鼻子……可见,要是日头那么好捉,怎会轮上你?何况日头烫手,井水也会咬人。但如果井水不太咬人,更没地鬼,泡泡身子也就很不蛤。你还要把身上和脑子里的一直排除不了的阴晦之气泡了,至少喝口水洗把手,沾点日神气吧!
  可她说:叫你喝那井水上大学,不肯;喝这井水长爱情,就肯了。你因有了捉日泡身喝水的好念头,就十分阳刚地说:你喝的那水不见日色,是阴水,我要喝的都是阳水,又不是不要你喝。……你想叫我喝了就爱你,还怀孕?……这是日头煮过的水,喝了就是毛主席接班人?……那你要是洗个澡,就是毛主席孙子了。……是毛主席重孙子,也比你这号现世东西强。……你是就想脱个光吊耍流氓,还是想我和你一道洗。……你离我远点,别矮了我男人火性。
  沿着滴水洞、金谷寺,向山下一百米就是垂虹井了。那井比圆规画的还要圆而光地生在一大片悬崖的脚底下,有三分之一嵌在悬崖里边。井上一米高处,还有一个同样圆而朝天的小洞。那圆而朝天的小洞,就像玉镯或蓝球网架似的,也一半悬崖外一半悬崖内。小圆洞的上面,有一条很规则的凹槽直通悬崖之巅。凹槽两边长满茅草,也有少许灌木,灌木上还结着红红绿绿的不晓得什么果子。那茅草总是湿漉漉滴答答的,那一年四季永不枯绝的井水就是从那凹槽中渗下的。
  有不断袭人脑髓的蝉鸣,不知是鼓励还是阻止你们,把寂静无人且炎热的树林搞得有点竦人。到了井边,正好见到那日头长在了井里,真的就像一颗剥了皮还燃烧的大西红柿。
  这井要是真的通向地底,井围又太小,转不过头,怎掰?……那我赶紧远点,也免得矮你火性。……那你还见死不救啊?……要是你注定死在这井里,我只好庆祝呐?……那你注定死在粪缸里?……要不你就放心死吧!保证和尚们会给你念经,我先家去给你拿个草席。说着,她还做个拿草席铺地停尸的样子。你恼火地说:操!她开心地说:操!
         你屏住呼息蹲下身子,和日头对视就像初夜的情人,又像日本鬼子探地雷一样,用手指在日头周围轻轻割了一个圆,再向日头竭尽讨好的笑容,再反复估计井中捉日并非虚妄,说不定日头来此就是等你捉的,才将衣服轻轻脱光,并考虑过,必要时就用衣服裹住日头,免得日头犯犟或者手滑。天花雨虽然面对你的光屁股,但你面对神圣的日头也就自觉你想怎样都是神圣的了,何况你的小男根,她在滴水洞里已经看过。你愁的是将以怎样的姿势,既不打水惊日,又能捉鱼一样把她捉起来,尽管你从小只会吃鱼。你先蹲着,继而跪着,再而趴着,向下伸手……却又害怕日头下面会否藏有天神的暗器。于是,你跪在井口无声祷告,虽自欺欺人,却远比过阴的煞有介事。
         你用哑语叫天花雨抓住你的脚,天花雨却开口问你要做什么。你示意她闭嘴,她就闭了嘴,两手抓了你的脚,又咯咯咯地笑。你想踢她,又怕她把你掀到井中。
         你用两手在水中比神仙还灵巧地打捞了好多次,但这日头虽然不像鱼会跳,但也抓不到实体。看来还得到哪去学一番神仙法术,相信时间和决心是有的,可到哪里去学,又哪里交得起学费?孙悟空就是不收学费,怕也没那本事啊,夸父追日都把自己渴死了。……捉不到日头就算了,大不了,我以后不给你当老婆就照了。……鬼才要你这破筛篮嘴巴做老婆,老子今天非要捉到这日头不可。……我明白了,你是头脑被雷打昏了,要不就是你天生脑子里有精怪。
  你再两手按住井口,两脚轻轻伸向井中。你有一定水性,一边还有天花雨稍壮英雄胆。但当你把心的位置都投入井水,却被冰凉吓得一声大叫:烫死了!“了”字还没叫出来,整个头也沉入水中,没探到井底有多深,却把天花雨也吓出一声“哇”。她还杀鸡拔毛一样把你的毛拔了一大把,才把你拎出了水面,眼睛上挂着几根被拔了的毛……你抹脸大叫:想谋财害命哪?她哭着说:我当你要死了嘛!我心肠太好了嘛!……你爸还没死,别装鬼弄怪瞎伤心。……我家去了,管你是死是活了。……等我捉到日头,放家里当探照灯,不带你玩!
  天花雨又恢复了俏皮:日头呢,狗衔去了吧?……肯定都是你这瞎性女人在边上,日头不好意思出来了。……屙屎屙不出来,怪蹲缸相。……你不再和她胡扯,只管全心做这件李白都不能做的神圣大事。
  你贴身井壁,摆好姿势,露出胸怀,就算捉不住,起码沾点日神气。天花雨也认真地弯腰勾头为你鼓劲,把口水都滴到你头上了。口水滴到头上事小,但她又一声咳嗽,你便又一声怒吼:把吊嘴巴捏起来。她赶忙捏嘴,把脸憋得通红。
         你重新入定心诚至灵,那日头终于出现在你胸门口了。你嗫圆嘴巴,双手轻轻轻轻又轻轻的,把日头向胸口合围。可是,那日头一忽儿水上,一忽儿水里,你无论是捧是扣还是抓,都无济于事。你伸手将自己的上衣拿下来做网兜,兜了不下八九次,也就兜着了自己的几根头毛。你不得不抬头看看日头是否跑到了天上,天花雨却挡了视线。你用一句刚巧想起来的成语大骂: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天花雨吓了一跳:你这么沉不住气,把日头吓跑了,也怪我啊!
  你爬上井口,转过屁股,蛇一样匍伏井口,再度入定。天花雨面对你的屁股,又要插科打浑:我的天,这屁股比女伢还白,丑死了!……你懒得理她,终于又见完整的日头,分明就在井中。你将口水淋得好长,好像那日头还是一种美食……但知捉是不可能的了,因为日头在水中可以变化,你的手不能变化。你又将身体挪到不会挡住水日连线的位置,这样,你终于退而求其次地吻着了水中日,喝着了浸着日魂的水……那水真好喝,甜啊香啊凉啊爽啊,就怕今生再也喝不到了,再喝到也不是这一天的水了。你把嘴儿咂了又咂,把舌头在嘴边舔了又舔。嗨 ,不妨再好好幻想一下吧:要是弄个神仙的篮子或布袋什么的,将日头就像一只熟透的西瓜捞回家,再用快刀把他红鲜鲜地切开,和母亲一起不用吐籽地吃着多好啊!吃了日头,肯定就有了日头的能量,估计一百斤也挑得动了,两百斤三百斤五百斤八百斤也挑得动了,那就可以学着有力气的农民欺负没力气的农民了,更可以搭救那些被人欺的穷人蛤人了,要是看见哪个欺负穷人蛤人,就把他扯腿儿撕开,再刷到天上去……当然,最好这日头能是一只灯,这灯永远不坏,而且不用加油,虽然自家用不了这么厉害的日光灯,那就照着全村也好吧,只是必须收钱,不过,你不喜欢钱罢了,怕是村民还不肯掏钱……那就只带天花雨一家用,但必须和天花雨搬到一起才好,否则就白白让隔壁人家沾光。你不喜欢隔壁的人家,他们老欺负人,天花雨家里怕也不屑和你家搬到一起,那就算了吧……好在身子已经泡过,日头之水也已喝过,满身满脑的阴晦之气肯定没了,将来每一根头发和指甲都聪明,没有写不出的作文,没有做不出的算术题……你叫天花雨也蹶着屁股喝那日头之水,天花雨说:你别把我一屁股拱在水里,好让我脱衣耍流氓吧?……还讲以后给我当老婆,又不准耍流氓,那还怎么当?……当老婆更不准耍流氓。……当老婆就是放在墙上跟干鱼一样挂着盖?于是,你俩都笑,你便捧着那日神之水给她喝,她对着你手中的水,狗一样嗅了嗅。……我喝了这水,真怕爱上你了,不干。你又好笑又生气:我把日头的神气分了一半给你,你还不赏鉴,你再聪明,到头还是混蛋。……你别当我孬子,喝你洗屁股水,还老大一份人情。
  你认为这个下午这个时刻来到这里,山林之中除了天花雨更无别人,就意味着日头是特意感召于你,并在此恭候几亿几万年了!……你依然守着井口,看那日头不光在井中冒烟,还冒泡,还突突突地响,就像煮开水熬仙汤。一个滚圆的熟透的,就像剥了皮但不是非常人千万不能随便吃的日头,越煮越大越红越亮。你要流泪要叫要喊要跳,但你咬紧牙关庄严肃静。那日头从井中升入了你的内心,你的胸门口充满了热量。你还看见那日头,从你的胸门口渐渐升上了你的喉咙,在你喉咙里柔柔地转动了几下,又升上了你的头顶。你的头顶冒着烟,是一种继续焚烧并蒸发所有阴晦愚钝的烟。你的耳朵和脸和头发很快变得很智慧很愉悦……你都听说了,曹操因为梦见日头临身,并见孙权从日头之下打马而过,就断定孙权必为皇帝,所以你也将不同凡响。你有朝一日成了皇帝,天花雨必是皇后……日头从你头顶升上天空,水淋淋火辣辣的。那水都是红色的,就像血。这血是你献给了日头,你献血的同时,日头也向你献了血,你们俩的血一起普照人类。日头从你内心升上天空时,有否跟你说了什么,你好像清楚又好像不清楚,好在你不清楚也没第二人清楚。

鲜花

珠走玉盘  在2017-2-4 21:33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回复 鲜花(2)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0 11:58:48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发来新作,待抽空细读。
       问好彼岸,祝写作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7-1-10 21:31:30 | 显示全部楼层
石霞山人 发表于 2017-1-10 11:58
欢迎发来新作,待抽空细读。
       问好彼岸,祝写作快乐!

请多指正
发表于 2017-1-20 13:46: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石霞山人 于 2017-1-20 13:57 编辑

       这个短篇讲述的人物、环境、情节和同一作者的中篇《九曲洞》是为一体,语言风格也及其相似(标点和字词错误也相同,比如“大概”误为“大慨”、括号内句末不应加句号等等),因此有个疑问:此篇是不是从某部长篇分割出来单发的?如果是也可以,但要在文末加以注明为好。
      就此单篇看,联想、意象颇为丰富,荒诞、虚幻风味浓厚,有一定的艺术含量,有很好的可读性。高亮推荐,请大家评阅。
      希望彼岸朋友静下心来,用功清除字词和标点错误。诚如是,作品的精彩将会更加突现而引人注目。
 楼主| 发表于 2017-1-20 14:28:33 | 显示全部楼层
石霞山人 发表于 2017-1-20 13:46
这个短篇讲述的人物、环境、情节和同一作者的中篇《九曲洞》是为一体,语言风格也及其相似(标点和 ...

最近是将长篇割了当中短篇,事实上我觉得她可以做中短篇,也是这么努力的。标点和错别字,是我目前就这水平,要等日后来一个提高,这是我最怕的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1-20 14:32:34 | 显示全部楼层
石霞山人 发表于 2017-1-20 13:46
这个短篇讲述的人物、环境、情节和同一作者的中篇《九曲洞》是为一体,语言风格也及其相似(标点和 ...

先生说有很好的可读性,我也就算放心了,原本这文字就像神经病一般的思维底子,有好几次都想将其删了,但 硬是死马当着活马医而终于像篇文章了,哪怕不像小说,像文章即可吧
发表于 2017-1-20 14:53:25 | 显示全部楼层
彼岸丛林 发表于 2017-1-20 14:32
先生说有很好的可读性,我也就算放心了,原本这文字就像神经病一般的思维底子,有好几次都想将其删了,但 ...

      是一篇风格独具的小说,魔幻、意象、想象丰富,确实很有艺术性和可读性,只是读者欣赏水平各异,鉴赏能力有别吧,作为作者要尽力打磨好文句,有可读性的好作品终会有受众面的。对自己要充满信心,写作要有相当的耐力,我相信你一定会写出更多精彩!

鲜花

通臂猿猴  在2017-2-20 10:34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楼主| 发表于 2017-1-20 21:15:44 | 显示全部楼层
石霞山人 发表于 2017-1-20 14:53
是一篇风格独具的小说,魔幻、意象、想象丰富,确实很有艺术性和可读性,只是读者欣赏水平各异,鉴 ...

我倒是自信有别才的,根本不屑随波逐流,就是底子太薄,而且一身病,钱也快花光,要女儿支持,虽然女儿很有文才,却根本不把我这当回事,也根本不看我的文字,因为我就小学文凭,看来人对自己的下代太真心付出,都是要上当的,真难怪那些农民根本不诚心给儿女读书,只以自己生活为主,是精明的选择。
发表于 2017-1-22 10:01:1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篇奇文,学习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 12:29:39 | 显示全部楼层
郑乾元 发表于 2017-1-22 10:01
一篇奇文,学习了!

多谢好评,请多指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