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336|回复: 40

雨鞋的记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5 13:57: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珠走玉盘 于 2017-1-28 10:38 编辑

雨鞋的记忆
       等待,是一件非常令人头疼的事,而一年又一年,我的生活一直在等待中度过。好在,手机解决了这个难题。有了手机,每次守在校门口等我的“小祖宗”放学的时间,就变得有趣多了。
       不过,今天不能。
       有位五十或者六十的男子,一直盯着我看,足足半个小时。
       我的眼睛不得不离开手机,看他,身高一米七六左右,头发白夹黑,大脸,大眼,黑皮肤,穿着较为讲究。经过反复扫视后我确定,这个人我从来没有见过。
       “你是十斤叔的女儿吧?”见我注意到他,他便问。他的眼神,欣喜仿佛我是他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般的奇迹。
       这话,问得人莫名其妙。我四周看看,确定他问的绝不是守在校园门口的那些人,便肯定地摇头。
       “不,你就是十斤叔的女儿!我敢肯定!”他的语气,有些迫不及待了,似乎我若否定,就是撒谎。
       “哦,对了,十斤可能你不知道,这是你父亲的小名;但,胡天佑,是你父亲吧?”他穷追不舍。
       我愣住!胡天佑正是我父亲的名字,他已经逝世八年,每日忙忙碌碌,我几乎要忘记,自己也是有父亲的人呢。
       他开心地笑了,说:“我五十五岁。但你父亲,是我所认识的人中最好的人!一看你的长相,就知你是他女儿。你肯定不知道,你妈妈也不会知道,我讨他的好不少呢!”
       离校门开的时间,还有三十分钟,他却滔滔不绝地说起来。
       “就说分牛肉吧。为了过年,场部各个队都宰牛,家家分一点;场部也宰牛后,分给每位场的干部。我的爸爸原本只是个小队长,当时已经病了一年多,离职了。因为家里只有妈妈一个人赚工分,我的爸爸很希望也以干部的身份分得一点东西,使我家过年丰盛一些。于是,作为七个孩子中的老大,我便被父亲指派,站在场部那些干部群中,候着,看是否会分给我家一些。当时,正是你父亲在分,场部的书记和副书记都分得一些肉后走了,还有一些干部家属也分了一些走了,剩下一幅牛架骨,有人说:老胡,你家孩子多,留给你了。你的父亲一抬头,忽然看到我,就说:哟,这不是李队长的大儿子吗?你家人口多,来,把这个牛骨头扛回去吧。扛得动吗?我一听,简直心花怒放:那牛架子上,瘦牛肉不少呢。我连忙说:不过几十斤,哪有扛不动的?于是,一待他帮我扛到肩上,我就飞快往家中跑。”
       这倒是我从没听说过的事。我眼看着校门,侧耳听他讲。
       “回家后,妈妈把那牛骨架子削削砍砍,弄了一大脚盆牛肉,一大脚盆的牛骨头,足足让我们吃了一整个春天。我父亲说:你的运气真好,碰上了老胡。若是碰上其他人,肯定会要么装佯,要么给点杂碎你……。当时,我并不认为你的父亲有多好,心想,不就是公家的么,顺手人情。但是,不久又分套鞋,这一次我的运气依然好,又碰上你父亲了,恰恰,他被分到五双好尼龙套鞋,是给你们几个的。而几双烂的,没人要。有人便卖乖说:来,老李的儿子你过来,把它拿回家,让你爸爸补补。我不想拿,可是,下雨没套鞋,我们根本无法上学。这时,你爸爸有些忍痛割爱的表情,把那五双好尼龙套鞋给了我,说:我补套鞋很内行,这些你拿回去吧。”
       我的脑海忽然就涌出一个画面:父亲从一个红色的板车胎上,剪下一块来,用锉刀细细地锉,许久后,再用口使劲地吹;父亲把套鞋的破洞口用锉刀用力地锉,许久后,使劲地吹;然后,他把胶水涂一点在红色的胶片上,贴在洞口,再使劲地摁,拍打;放置一会后,他就大声地叫道:老四,你的套鞋。这时,妹妹便欢天喜地地将脚伸进去,又欢天喜地地跑到雨里去了。
       妈妈却在厨房唠叨个不停:年年分肉鱼,年年把好的分给别人;年年分套鞋和雨衣,年年把好的给人家;你比谁都傻。
       “对了,我还忘记说,我家还欠你父亲三十斤粮票呢。当时,我家是超支户。可那年春天,家里一点米也没有了。妈妈找许多人借,也没借着几斤。于是,我父亲就说:你去找老胡看看?若是让我找别人,我是不会去的,但让我找你父亲,我非常愿意。当时,他正走向仓库,给家里称米的,手上拿着五十斤粮票。他对库管理员说:孩子他妈妈身体不好,全部称了,免得她来称累着。我也不管他说的什么,直接向他借粮。他迟疑了一会,就把粮票递交给保管,说:给老李的儿子称三十斤,给我称二十斤吧。你知道吗?这三十斤米,解决了我家二个月的难题哦。可是,因为家大口阔,一直没还。待想还的时候,你家已经不在场里啦!你的父亲真是一个好人啊,我的父母和邻居们,一直念叨到现在呢。”
       好人?做好人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我在心里默默地说。
       忽然也记起病重的母亲,她拖着虚弱的身体,在雪夜穿过看似无边的田野,去找远亲借粮的日子;记起家里炖钵子饭,纯净的大米只有几粒,夹杂许多的菜叶......
       好人?做好人也是要付出代价的。譬如,父亲做了好人,受罪的却是儿女。
       那时候,我刚刚读二年级。有一天,我穿着的一双打了补丁的套鞋,跑进教室,由于补的地方又坏的,里面灌了不少泥浆,我一跑,恰巧把泥水溅到了赵老师的呢子裤上。
       我本以为没事了,却不料,这就是一根导火索。
       赵老师和余老师一样,都是资本家的女儿,都是四五十岁的人了,都是看上去显漂亮的那类人。但是,她们,是完全两类的人。
       我先说赵老师吧。
       我跑进教室后,姓郑的同学,出于好玩,用削得尖尖的铅笔,刺我,却不料我跑得急,笔尖刺进我的肉里。我大声尖叫起来。
       赵老师一脸不耐烦地吼道:“上课了,叫什么叫?”
       我便说,被郑姓同学用铅笔刺伤了。郑姓同学也默认了。但,赵老师厌恶地盯着我的破套鞋,一脸的鄙夷。
       “铅笔刺一下,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可是,笔尖还在我的肉里,我疼得依然在叫。
       她三步并作两步,奔向我,用硬竹条做的教棍狠狠地敲打我的头部,我的头火辣辣地痛起来。我越发叫得凶了。
       如果,我知道赵老师是场部某干部的亲戚,还知道她的现状:资本家的女儿,由于成分的问题,下嫁给她不喜欢的小学四年级水平的丈夫,贫穷的丈夫,所以她一向看不起贫穷人家的孩子,就连她和丈夫生的女儿,她也痛下杀手(后来得知,她时常把大女儿的头发扯着,踩在脚底打,打得她死去活来,仅仅因为大女儿长得像她的丈夫)——如果知道的话,再痛,我也不会哭了。但我不知道这些,我也没料到,她忽然命令班级几个留级生,抬着我,将我丢到操场上。
       这是何等的奇耻大辱。
       问题不仅仅在于面子和耻辱的问题,当时夏天的雨后天晴,又是下午,气温特高,我竟然中暑,昏倒在地。如果不是其他班的老师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我的父亲知道后,这个从来不护儿女的父亲,感到震惊,特别心痛。他找我的同学们仔细调查后,再去找这个赵老师。这个赵老师仗着是场部书记的亲戚,居然倒发难。她放泼放到场部干部中心,反诬陷父亲,结果导致父亲的副书记被撤职。
       为了我重新走进校园,父亲不惜与场部书记大闹,不惜拿了我的板凳,放在教室里,扬言:老子的女儿,谁若再敢哄她出教室,老子不但不要官,还要跟她拼命!
       赵老师依然不依不饶。然而,父亲已经被撤职,书记再拿他没有办法。书记便劝她消消气,等等。她这才重新走进教室。
       幸亏,她只教了我半学期,否则,我该多么不幸!据说,她离开学校,是因为她最厌恶的丈夫,终于因车祸身亡,时年五十六岁。各种原因,她不得不带着三个孩子离开了场部。而不久,由于她痛打痛骂,读高中的大女儿跳河自杀身亡。
       姐姐就比我幸运多了,她也遇到一个资本家出身的老师,余老师。当我读初中的时候,也有幸结识了她。不但如此,她和我的母亲有着相似的家庭背景,因而她也成为我们家的朋友,我就能够时时看到她端庄美丽的模样。
       余老师认识我的母亲,也是缘于我的父亲。她说:老胡是一个好人!她说这话的时候,父亲正是中学的校长。场部书记觉得父亲是一个人才,如果让他当农民,是浪费资源,但他觉得父亲得罪过他,所以又不想父亲更风光,因而,只让他当中学的校长。父亲的正直与无私,自然让老师们欣喜。女老师们与母亲亲近,时常串门;男老师与父亲亲近,活跃在学校的操场上。
       余老师很幸福,因为她有一个好丈夫,当时还没有名气,现在已经是画家;她有一双儿女,可以说诸事顺心。
       好人的好,是可以传染的。父亲的好,也让一些好人报我们以友善。
       余老师以温柔的好性子,耐心地劝解我的母亲,不要打骂我的姐姐——母亲原本没脾气的,只因身体差,家庭负担重,儿女众多,吵得她心烦意乱,难免不生脾气。余老师说,我的姐姐是个人才,要好好培养!不但如此,她时常辅导姐姐,甚至在生活上也无私地给予帮助。
       有一天,姐姐要参加什么活动,没有象样的衣服,余老师就把自己的一块好料当给了母亲。余老师其实也不富裕的。母亲用这块料当给我和姐姐一人做了一条漂亮的裙子;我读初中后,她也时常关心我,虽然未曾教我,却对我非常了解,也时常与我的老师们探讨教育我的问题。也因为有了她的参与,我初中的岁月,是学生时段最风光的日子,全科、单科第一名,全部由我一人独占。
       只要一提起余老师,我的眼前就会浮现她那双明亮的眼睛,看到她的眼睛,就象看到了春天一样!幸运的是,余老师还健在,我希望这样的好老师永远不要死去!因为,她是一个好人,所以我希望她一生平安,幸福,永不老去!
       “喂,留个号我吧,我想登门拜望你的父亲!”这个人一直在说话,只是我沉入自己的回忆里,没有听。
       我一看,孩子们正潮水般涌向校门。于是,我说:“好的,改天给你吧!”
       其实,我想说的是:不用了,你认识的这个好人,已经到了天堂!


鲜花

一抹红  在2017-1-5 18:18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回复 鲜花(3)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5 17:08:07 | 显示全部楼层
珠珠,这应该是一篇散文吧。
发表于 2017-1-5 18:18:29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美文
回复 鲜花(3)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6 16:33:41 | 显示全部楼层
通臂猿猴 发表于 2017-1-5 17:08
珠珠,这应该是一篇散文吧。

不知道,即兴而写,发出来,有空读到的朋友,分享分享吧
 楼主| 发表于 2017-1-6 16:33:59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美女老师提读!问安!
 楼主| 发表于 2017-1-6 16:34:21 | 显示全部楼层
通臂猿猴 发表于 2017-1-5 17:08
珠珠,这应该是一篇散文吧。

感谢赵老师至此串门,问安!
发表于 2017-1-8 18:07:35 | 显示全部楼层

      的确是美文,拜读学习,问好老师!
 楼主| 发表于 2017-1-8 20:51:03 | 显示全部楼层
楚天千里清秋 发表于 2017-1-8 18:07
的确是美文,拜读学习,问好老师!

谢文友鼓励!问安!
发表于 2017-1-21 18:34:35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学习,问好.祝你新年快乐。
发表于 2017-1-22 09:45:57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主题具有多义性,问好老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