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66|回复: 17

经年中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21 20:29: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济白水 于 2017-9-27 08:11 编辑

      中箐是磅礴乌蒙跌落的一个逗点,九匹山脉交汇于中箐,共赏一处白岩,若铜铃若悬锺,在群山之中熠熠闪烁,夜夜明亮,当地的人们称为“九狮绕锺”。一条河从山后流来,在中箐做暂短的停留,然后向东流去,洋洋洒洒,通江达海。中箐山青水秀,人杰地灵,在这地图很难找到的地方,是人们向往的居所。
       我到达这里的时候已是秋天,阳光冉冉,天高云淡,时光在每一个山头摇曳。而这灿烂的霞光中弥漫着阴霾,散淡如烟,不绝如缕,如雷如鸣,直抵人的内心,令人窒息和无限惆怅。我的到来,是因为这里的老百姓集体上访,群聚示威,我来想是了解一些情况。我的抵达是无意的,因为我根本不想来这里。因此我的到来是一个意外,就象我意外地发现这里的精彩和低落。于是我沉陷于一种无明名的忧郁之中,许久不能自拔,想起很多的过往和秋后的世事。
       相传这里曾出现一位杨姓的名人,家境殷实,曾是黄埔军校的学生。如若当年他的家境不够殷实,在那个年代,没人支付他的川资,他是没有足够的理由到达广州,并且还进入了黄埔学习。而又选择了到黄埔学习,足见其有先见之明,有足够胜过他人的智慧和勇气,作出对未来的判断。相传他与许多后来成为了那个时代的伟人和名人曾是同窗,他们也曾多次邀请其出仕,他都未能同意和成行,而是选择回到故里,在这里长久地住下,经营祖上留下的土地、山川、河流和颠破不灭的皇天厚土。深信这里的土地是他的土地,这里的山川是他山川,这里的河流是他的河流,他是这里唯一的王。有一个人说过,“人生这盘棋,不管你是不是棋手,有意无意都在下”。他也在这里有意无意地下着人生的这盘棋,不过这盘棋让人阴泪绵绵。
       上个世纪,曾血凝大地,冰封江南。那一支后来被称为播种机和宣传队的远征队伍,血战湘江,强度乌江,辗转千山万水,抵达这里时,可以说是疲惫不堪,也可以说是血染疆土。他却异常开明,纳粮开仓,成为有识之士,与那支队伍结下不解之缘。那一个冬天过后,共和国成立了,他也就做了这个省的大官。一个民政厅的厅长应该算是大官,在老百姓的眼里,那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他们也常常引以为骄傲,对经过那里的每一个人谈起,成为中箐的荣光。后来也证实,他确实从这里走出去的若干大官中最早的一个,直到现在,人们还在怀念和流传。
      我竭力寻找中箐人生活的真相,也企图找到乡村的原初愿望。我不想谈论风水,但谈到中箐,就不能不谈到风水。中箐人和太多的乡村人一样信仰风水,“九狮绕锺”是中箐人的灵魂,他们依山而居,顺水而行。多年来,他们为此征战、杀伐、流血和死亡,演绎乡村散乱的传奇和神话。
      所谓风水之学又称堪舆、青鸟之学,又有很多流派,包括玄空派,三合派、挨星派等等,在这里不一一赘述。根据广西师范大学毛水清教授的研究,风就是透气而居,水就是临水而住,透气而不受风灾,临水而不受水淹,就是村民风水信仰的初心和最初的朴素愿望。这种信仰古往今来,延绵不绝。其始于春秋,形成于魏晋,流行于汉唐,衰落盛于明清。其实,根据我的理解,这种上至庙堂,下至民间的信仰和习俗,直至民国也不曾衰落,而且还成为杀伐和撕斗的手段。不然,在上一个世纪的战争年代,也就不会出现,某某军阀又掘了某某的祖坟的传奇。直到半个世纪前的那一场“文化革命”,这一习俗才得以颠覆,但颠覆也只是地表的土层,未动其筋而伤其骨,其间从未间断。这些年,这一习俗在乡村又得以发扬和光大,并且漫延开来,有云蒸霞蔚之势。前些年,我在一个乡镇工作,那一个乡的乡长,其弟弟在远方做生意。因为生意做的太好,引起了对手的关注,也就产生了仇家,仇家也就找了一位风水先生前来破坏他家的祖坟,要在他家祖坟的坟头用铁钉往里钉,死命的往里钉,破坏其祖坟的运势。幸运的是被及时发现,他的仇家和那位风水先生才未得逞。不过,那位风水先生几乎享受了牢狱的快活。最后赔偿了很多的人民币才得一了结,最终还是人民币挽救了人民。
       一切的来源不是无缘无故的。《诗经》中《公刘》篇曰:“既景乃冈,相其阴阳,观其流泉”,所说大概就是这层意思了。早年的风水典籍《葬历》也说:“葬避九空地刍及日之刚柔,月之奇耦,日吉无害,刚柔相得,奇耦相应,乃为吉历,不合此易,转为凶恶”。从这里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埋葬已经去世的先人,不仅要选择好的风水,还要选择吉日吉月吉年方可埋葬。从这里也可以得出,中国的庙堂和民间信仰风水之学由来已久。这浩远的历程中,也出现了无数的典籍,讨论分水的理论与实践,最早的当然是《葬历》,徐图柱《地理正宗》、马森《地理正宗》,谢昌《地理四书》,这里不一一表述;也出现很多名家,最早从秦惠王之弟樗里子开始,他曾寓言当日葬他的渭南章台百年之后必有天子之宫夹其墓,然后唐代杨筠松、范越,宋代刘元正、王禄道,似乎那些早年的名臣、谋士、军师都懂得风水,还是风水学中的高手和达人。
      中国流传古代的风水之学重点是阴宅,相地师看阴宅风水讲究“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更讲究龙、穴、砂、水、向的配合。龙乃地脉的起伏,地乃龙之肉,石乃龙之骨,草乃龙之毛。那位曾经读过黄埔军校的中箐名人,占尽中箐的风水宝地。他的老屋至今还在中箐,也是一处宝地,据当地的风水大师得出的结论,这一处阳宅地的占处堪称经典,尽管已经斑驳离陆,屋是人非,但仿佛还看到那个时代的背影,那个人的背影摇曳于中箐的白天和夜晚。据说,其人当年在中箐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那时,他家有很多佃农,有一个佃农上山割草,跑到 “九狮绕锺”的锺旁去割了一背萝野草,他认为是割了狮子的“狮子须”,也就是割坏了龙的龙须。于是你可知道,那位佃农的结局是什么吗,成为了他家的刀下之鬼。一直到现在,没人敢动“九狮绕锺”的一草一木,几乎已经成为当地约定俗成或一种惯例。九狮绕锺”的风光到现在仍然草木隐隐。
       我到中箐,当人们向我指示“九狮绕锺”的方向时,远远望去,那些郁郁苍苍的林木阴阴森森,碧翠欲滴,我仿佛看见一滴一滴的鲜血从树叶上落下,血染成河。前不久,读余秋雨的《行者无疆》,里面有一篇叫《落伍的疯狂》文章,对现代的含义进行了界定,“现代是一个平等竞争的自由天地,现代是放弃狂热迷信的理性普及,现代是对民族界限和族群等级的渐渐轻视,现代是集权梦幻和极端思维的天然障碍”。大抵说清楚了现代社会的一些特征和必须的规避。中箐的那位名人,虽然读过黄埔,也在过去做过不小的官,但我看到中箐,看到一个时代的悲哀,看到一个时代的流血,看到那一位中箐名人的霸道和草菅人命,看到河的源头泪流满面。

       现代的乡村,村里人信仰风水,缘由一种固有的观念,灵魂的不死不灭,先人逝去之后,骨骸若能接天地之灵气,就能够绵延和荫庇儿孙的福禄,相反则伤害后人。先人的骨骸在另一个世界用隐秘的符号指引我们的未来。用古人的话说,也就是“人受体于父母,本骸得气,遗体受荫”,我不知道这是一种虚妄,还是一种玄想。冥冥之注定我们必须承受一切属于和不属于我们的东西。一切对心灵的皈依,我们只能尊重和理解,任何同情和怜悯都是无知,大多数的时候只能听之任之,不能是用一种思想和一种理论去阐释的命题。一切都来是自上帝之手。我们不能信其有,也不能信其无,这是一种文化的传承,尽管有时它变得啼笑皆非和胡言乱语,语言的表述苍白无力。这样一种苍白不仅现在要承受,将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我们还要承受。
       中箐的那位名人,在共和国成立以后,也做了不小的官。早年他家的一位管家,对于风水的信仰也是憧憬有加。共和国成立,土地革命开始,把大批的土地分给了穷人,那位名人没有土地也就没有大量财产,没有大量的财产他也就不需要管家了。管家失业以后的几十年间,一直惦记“九狮绕锺”的一块墓地,这块墓地据说虽然不是正穴,也是穴中上品。因粘了“九狮绕锺”的气脉,得其穴位,足以荫佑儿孙衣食无忧,富贵绵延。那时,中箐的名人虽不能象当年一样霸道,但虎有余威,况且这位名人的姓氏在中箐是名门望族,就更不能轻举妄动了。
       这位管家也非等闲之辈,硬的方法不行,也就软的,采用渐行渐近的方法,也象现在台湾的蔡英文搞台独一样,采用去中国化的方法,实施隐性台独,一步一步地分化落实。管家一年四季在那一块墓穴的位置烧“土皮灰”,人们也就看见那里一年四季冒出青烟。当时的年月,在山头的某一个地方烧一堆“土皮灰”是很随意的,只有勤劳的人家才把烧“土皮灰”作为种植庄稼使用的肥料。因此,管家被看成是一个勤劳的人,他确实也是一个“勤劳”的人。人们看见管家在那里烧“土皮灰”,并不以为是一回事,名人的家族也不认为是一回事,但一月一月的重复,一年一年的重复,就成了真理,人们也就慢慢地觉得那里是他家的地盘了,那位名人和他的家族也都无话可说,也或许是不宵说。二十多年以前,他就把他祖上的坟墓搬迁到那里,占据了中箐的又一处灵穴,管家葬下他的祖上不久,他在乡里工作的儿子也就做了一乡之长,他的这个家族也慢慢地兴旺起来,做起了乡长或比乡长更大的官,永远告别当管家的岁月,这只是一个游戏。
      这次,我得到消息,说有一个厂家要到中箐开采矿石,一种很明亮的矿物。老百姓也就聚众游行,反对矿山的开采,喊什么影响环境之类的口号,这样一种举动,在这样一个避地,是惊天动地的大事,也惊动了大大小小的官员。但我知道,这是管家的家族从中谋划,阻止矿山的开采,因为开采矿石,要挖去龙脉的龙骨,也就损坏了“九狮绕锺”的风水。损坏“九狮绕锺”的风水,也就震动了意想之中的痛痒。我知道这其中的隐秘,但我不能言说。
       此时,我想起罗志良导演的电影《消失的凶手》中一句台词:“哲学的目的是什么,寻找生活的真相”。在此,我只能含泪地微笑。更想起马尔克斯《百年孤独》的结尾,那个家族衰败的时候,子孙的光腚长出了一棵尾巴。中箐的秋天,天高树抵,我的世界影影重重!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2-21 22:20: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尘如烟 于 2016-12-21 22:22 编辑

从小就从父亲那里听得不少与风水有关的故事,父亲对每个故事最终的总结都是:风水在人心。我也深信。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5 20:19:12 | 显示全部楼层
尘如烟 发表于 2016-12-21 22:20
从小就从父亲那里听得不少与风水有关的故事,父亲对每个故事最终的总结都是:风水在人心。我也深信。

感谢阅读,问好编辑!
发表于 2017-9-27 07:50: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济白水 于 2017-9-27 08:05 编辑

顶起来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7 08:19:50 | 显示全部楼层
风水怎么没有?这地方山环水绕让人舒服,这不是风水是什么?
发表于 2017-9-27 08:38:56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很有见的。问好河南。
发表于 2017-9-27 08:49:4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顶,也是叫唤
发表于 2017-9-27 08:51: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中箐地方不错。人也好:信风水。信点什么总比什么也不信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9-27 22:23:50 | 显示全部楼层
济白水 发表于 2017-9-27 08:19
风水怎么没有?这地方山环水绕让人舒服,这不是风水是什么?

感谢了,感谢您的阅读和顶起!

点评

来论坛吧  发表于 2017-9-28 08:05
 楼主| 发表于 2017-9-27 22:25:11 | 显示全部楼层
燕歌云上 发表于 2017-9-27 08:38
文字很有见的。问好河南。

感谢您的阅读!感谢,希望没太浪费您的时间!

点评

版主评帖是份内。版友也应该来互动参与。欢迎回来!  发表于 2017-9-28 08:07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