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41|回复: 28

【短篇小说】楼上楼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0-21 19:03: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上楼下
      沈琪彪
  阿武正在梦里尴尬时分听见敲门声的。
  阿武以前不做梦。
  阿武现在天天做梦,梦境几乎一致。大白天做黑夜里的梦,地形复杂的小山村,雨下个不停,他尿急,在黑咕隆咚的环境里摸索着找厕所。这回他找到个茅房,一个大坑,里面盛满糊泥状的尿屎。坑上拼搁着几根烂木头。他战战兢兢站在上面,慌乱地扯裤带,深吸一口气,正想痛快淋漓之时,茅房外突然锣声震天响,把个尿惊回来路,再也不肯出来,憋得他既难受又痛苦。
  锣声更响了,一阵接着一阵,越响越近。他就醒了。阳光破窗而入,罩着他。他眯着眼,还沉浸在臭气熏天的茅房环境里。
  哐哐哐……刺耳的声音又忽然响起,心跳也随着声音的节奏加快,人就难受,呼吸就跟不上,奄奄一息。声音却不停,更加疯狂。
  他终于确定出那声音来自自家的铁门。
  他急忙去开门。反扣的钥匙“啪’”一声脆响。门才启开一道缝隙,锣似的嗓音就冲进了屋里。要死吧唻——我厕所里落大雨了嘞!你究竟在厕所里做了些什么啊!
  原来是楼下二楼的老太婆。小区里的人都喊她聋扳。向她喊话一百句,只能听见十句。她以为别人和她一样耳背,和人说话就是用劲喊。
  太突然,阿武没有回过神来,迷糊着呢,老太婆就一把推开铁门,也不看他,直接跑进厕所。锣似的声音再次响起,铺天盖地。你家要死吧啦,究竟做了些什么啊,厕所堵起来也不管的呀!
  阿武这才想起今天通了半天厕所下水道。用铁丝搅,用扫把柄捅,然后放水,结果很糟糕。原本冲厕所水下的特慢,后来倒好,污水干脆不下了,反而溢出了蹲坑,结成个死水潭,黄色的液体飘浮着白色没有洇烂的草纸。
  整个厕所弥漫着烂死鱼的味道。他确实就联想到满是漂浮着鱼肚白的鱼塘。
  他累了,烦了,也没有胃口了,就躺到床铺上睡觉了。
  然后就是梦,梦也臭气熏天。
  阿武!聋扳怔怔地看着阿武。她脸上原本散乱的皱纹,渐渐聚集,又忽儿散开,又忽然聚集。反复几次,最后就如收拢到一半的蜘蛛网。无光彩的眼睛里,突然就冒出水分来。阿武,你……你一定要照顾我这个老太婆的,声音哽咽,你也晓得的,我老头子去了,就剩我一个老太婆在等死,就是在等死哇!
  这、这、你、你、我、我……阿武手足无措,像个清醒过来认错的不孝子。他不敢正眼看聋扳的脸,挪开眼光,又觉得不妥。不看着聋扳,又觉得不尊。眼光游离了一阵,最后终于找到了落脚点——聋扳的头顶心。聋扳面对着阿武,离得近,个子矮阿武大半个头。阿武略抬眼皮,就避开了聋扳那斜上而来的目光,那目光让阿武莫名其妙地慌乱。
  阿武目光所及,一派萧瑟景象:入冬的荒草地,被轻轻覆盖上一层薄薄初霜。
  阿武阿武阿武!聋扳的声音颤抖着,音量却不减。阿武觉得自己的耳朵是只锣,被聋扳一下一下敲打着。求求你求求你照顾点啊!我没有人管的,只有你来照顾个,帮帮忙帮帮忙啊!
  聋扳越说越激动,竟然拢起双掌对着阿武频频作揖。要死吧!阿武心里喊一句:这不是折杀我寿命吗!好好好……阿武说出一连串的好。他只能用好字来阻止聋扳施于的折寿,别无它法。阿武边说好,边左手如方向标记指向大门。小幅度扇动手掌,示意着。聋扳被潜意识指挥,脚就开始向大门挪去。阿武见她一脚已跨出门槛,悬着的心准备放松,聋扳却突然停步,让阿武的心更紧缩起来。聋扳回头,食指分别在两眼,如毛笔写字,一撇一捺。说:你,一定要帮帮忙哦!
  终于把人送走。他出了口长气。
  过了好久,他都觉得自己思维很乱。他在想聋扳的话。她老头死了,阿武是知道的。半年前阿武搬来住。和邻居有交集的时间就是出门去上班,下班进小区大门到进家门。在聋扳老头死之前,阿武就见老头一次。上楼经过二楼。门大开着,他就看见聋扳老头了。缩在藤椅里。和几十年前比,人样没什么变化,就是身体小个去了。也是,阿武想,自己二十几岁孤独地离开家,二十几年后回来,还是孤独的一个人,变化的是人老去了心也老了。
  早就听说过老头有病,肺痨什么的,整天尽咳。老头死的日子,小区也没有整些什么动静。比人出生时安静多了。
  就剩个孤老太婆,有个什么邻居照顾点帮帮忙,是应该的。可想想,也不对啊!这个忙怎么帮啊?
  这是栋老式四层楼房。据说楼房设计寿命至少五十年以上。按这个时间算,这楼房才二十年,怎么算也正当青壮年呐!可内部构建都严重老化了。
  刚搬来时,窗玻璃所剩无几,木窗框架,已烂,一触碰,窗架连同残缺不整的玻璃,就脱离窗户,往楼下砸去。阿武担心,万一正好砸在路人头上,开个花什么的,问题就严重了。就请人把窗户全部换成铝合金的了。
  这些都好办。埋在墙里的电线细,还是铝线,老化,承载量小。照明用什么的,还行。用上热水器、空调这些就不行了。他记得刚来那会儿,一楼的老头就在楼梯口侯着,见着他就跟着,一遍一遍吩咐:“你无论如何都要重新拉线,绝对不能用原来的老线,要是线烧掉了,整栋楼就要吃你的苦头了。”
  行!行!他痛快地答应。这样的线路不用就不用。总线头上拉一跟到家里,就解决了。心里却不爽。难不成自己是个破坏分子?
  也就刚搬来那几天。阿武来来回回,在二楼都能遇上聋扳。聋扳大声喊:“我卫生间漏,你一定要想办法的。”阿武纳闷,你厕所漏怎么和我有关系?聋扳这句话好像听懂了,就激动,两只手比划着。铁管烂了,你不住没有事情,你一来厕所总要上的哇!衣裳总要汰的哇,水就漏下来了。
  这!阿武心里说,你啥意思?我不该住?靠,我家的房子我还不能住?房子虽然是属于父母的,那和是我的还不是差不多!他没有说出口。这个离开了十几年的环境,现在究竟有什么变化,自己还不太了解。不了解就不敢造次。多年在外闯荡,遍尝酸甜苦辣。钱没有赚着,胆倒练得和粟米一样大。
  二楼对门嘎一声,出来个男的。阿武认识的。他裹着脸色,不带正眼的。当然要你想办法,她一个聋扳老太婆,家里一个等死的老头子。你住她楼上她厕所里才漏格,你不管哪个管?
  我……我怎么管?
  怎么管?换管子啊!
  啊!那不是整个单元都要换啊,否则换不了的啊!
  那就整个单元换。
   ……
  走进厕所,长度,前跨两步,宽度,横跨半步。完了。抬头,小长方的中央,海碗般粗大的铁管,暗红,直统统穿透水泥地,往下二尺许,一个接口,弯了个大U型,又一个接口,左伸约三尺,又一个接口,和贴着左墙角的直总管相连,相连处的总管,上下半尺皆有接口。往下接近地面又一接口。管子表皮翻毛片片,鱼鳞状。接口处,手指轻轻一碰,窸窣有声,铁屑纷纷落下,立即露出空洞来,不规则形。
  多年的手头拮据,让阿武不敢挺腰拍胸,不敢轻易作决定。候有次聋扳不在家,门却忘了锁。他带上自己的一块厚塑料片,溜进门去。垫上凳子,用塑料片把铁管U形处包裹了起来,左边斜着,斜角对着墙角。然后用细线捆紧,如包粽子那般,偷偷溜回。
  平静了些日子。又平静了些日子。他终于松了口气,不再归类为现在自己暂时生活里的困扰。后来遇见聋扳的日子,聋扳不再为难他,甚至带上善意的微笑。有时还大声地招呼:下班啦?或者:又去上班?阿武也笑着脸频频点头。他不需要回答,回答了聋扳也听不见。聋扳只能看你的说话的嘴型判断你说些什么。
  不再有压力,阿武就渐渐发现这栋楼房里人的一些活动。整栋楼房,住户八成是老人。落单的只有后来死了老头的聋扳。一楼追着他吩咐不能用老线路的老头,露脸的时侯,都是在门口藤椅上。老头身体萎缩在椅子里,手里还提着一跟木拐杖,拄着,将下巴搁在拐把上,永远头戴着一顶灰色瓜皮帽。皮肤瘆白,几乎透明的皮肤里,老年斑炫眼,眼睛似开欲合。至于他的头发,可以完全忽略。老头不可能天天刮他的葫芦头,那么可以肯定,是无法再生新发,而老发连发根都白了,而且还不断地在死去。阿武曾经经过他的身边,近距离观察过他的头以及头发。零星还散落着少许发茬。远看头皮光滑,漂白胜过脸面。
  麻将咯——麻将咯……每天,午饭后,楼底就响起一遍遍召集麻伴的声音。那声音爬墙上楼钻窗户,整个楼层的人就听见了。这嗓音是一楼老头的老太婆发出的。老太婆体态臃肿,中气却十足。
  几次招呼后,就有人在家里应道:晓得了啦就来了啦——
  声音从窗口送出,反馈给召集人。
  听得出,回应里的人有聋扳,聋扳门对面的女人,以及另外楼道单元里的一个老太婆。
  不多会儿,哗啦啦的麻将声就在楼梯底响了起来。不时还夹杂着吵嘴声。聋扳的声音最嘹亮。阿武见过她们的麻资,面前堆的都是毛币,五角的都没有。就这她们也能麻得津津有味,有时还能争得面红耳赤。
  有意思的是,几乎不见整个楼的人去菜市场买菜。全都自产自销了。
  楼房右边,有一处倾斜度约七十度的荒坡,呈三角形。三角形底边是一边围墙的顶端,左斜边是另外一幢八层楼房的房基,右斜边是人行道阶梯的边缘。荒坡不大,三分地模样。被几户人家开发成菜地,菜地成小梯田模样,聋扳也占有其中一梯。几户人家是怎么分配这块地的,阿武不得而知。小小菜地,不同季节相应的蔬菜,几乎都有,一片盎然。
  在窗口开发菜地的,却只有聋扳。
  窗口是改装的。原本是阳台。被聋扳封了,把阳台围栏左边打通,约八分宽的豁口,可供人进出。她请人在原阳台地平线的方向,往外延伸,焊了个四方铁架,在铁架上铺上厚木宽板,又挑来泥土铺上厚厚一层,四周围上木栏,一分菜地就成了。
  说阳台,已经面目全非,不能算了。说门,也不对,那有门这样开的。阿武习惯称它为聋扳的窗口。好在这个小区离城远,偏僻,物业就是个摆设。否则把阳台改成菜地那是天方夜谭。
  阿武搬来时,季节正在入冬。环境的色彩正在褪色,变得单调。一场冬雨一场冷。衣服不断添加中。舒展的身体开始龟缩。急匆匆来去,衣领遮住脸面,也遮挡着目光所及。
  冬去春来,环境艳丽起来。眼前灰色的墙面楼房就特别显眼,不协调。他就注意到了。远看,聋扳的窗口,浓绿一簇,如沙漠里的一潭绿水。
  站在小区大门前,面向楼房,稍微抬头,就对着这一团绿色了。其先,他是偶尔瞧上一眼。他会想到小时候自家泥房后的那片菜地。在他感到饥饿时,或玩耍累了回家时,他会去屋后菜地里转几转,摘个桔红色西红柿,一咬,糯糯的,满嘴流汁,酸,甜。有时是白黄瓜,脆响。
  再后来,上班,出去大门时,回头,看一眼聋扳的绿色。下班,站在大门前,他自然就会停顿那么几秒,抬眼,看一看绿色。不管刮风下雨,都是如此。就如某些人等待下班时间自然抬腕看表一样。
  喂!有次阿武上班回来,正经过二楼拐角,聋扳的声音突然在背后响起,震的他身子一颤。愕然回头,聋扳左脚跨在门外,笑咪咪的。你等下,给你拿点茄子去。一闪没影了。再一闪,人又出现了,两手捧着茄子。
  阿武小心翼翼接过茄子。阿武能感觉到老人满足爱怜的目光,一直贴着自己,直到人影消失。
  阿武想:还好想了办法解决了聋扳厕所问题,否则有如此的待遇!
  有次就曾看着聋扳门大开,客厅没见人的机会,溜进去。那U型处哪有什么玻璃纸片。一只红色小塑料桶悬着。近看。塑料桶沿口,非常对称地穿了四个小孔,一根细红线穿梭于四孔间,连接U型管底部。嗨!聋扳大喊:你那办法没用。
  阿武尴尬,右手反复抚摸着头。
  你看。聋扳边说边搬了个小凳子,放置于U型正下方。然后她人站了上去,身体有些打晃。阿武喊:你小心呐!
  聋扳托着桶底,斜向上一举,桶里的液体小瀑布般而下,砸在地上咵——咵一阵响。一股臭酸味迅速弥漫。阿武胃一番痉挛,呕呕呕声连续发出,狼狈而逃。
  这事在他心里占据着很大的位置,如一块沉重的石头,他日子就过得不清爽,又无奈。就对自己说:先不管,过一天是一天。
  假如不去钓鱼,也许糊里糊涂混,还能拖上一段日子。钓瘾发作,朋友诱惑,他就去钓了回鱼过过瘾。带回家几条鲫鱼。晚饭吃了两条,剩五条。他就放桶里养,担心鲫鱼死去,就放在厕所里水龙头下。水龙头小开滴水,用来延缓鱼的生命。睡觉前还故意在桶上盖只塑料盆。盆略小于桶口。那知道这鲫鱼想跳龙门,力道强劲,有四只顶开塑料盆,蹦了出来。在地上蹦跶蹦跶,都溜进了蹲坑,游进了下水道。把下水道堵了。
  这回聋扳是真的翻脸了。
  隔天下午。饭后,阿武习惯性倦意袭来,眼皮沉重。铁门哐哐骤响,容不得阿武多想什么。
  一个中年男人闯了进来,瞪了他一眼,旋即进厕所查看。聋扳后脚跟进,双手叉腰,微弧的背挺直了。告诉过你,一定要解决掉,不能拖了。
  阿武一整天没进过厕所,溢出的污水已经回归,蹲坑里还有少许,周围污渍斑斑点点,像块干枯的河床。那男人转出厕所,脸阴着。这男人个子和聋扳一般高,面相仿佛和聋扳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脑门略后倾,下颚前跨。我妈一个老人家,她是没有办法的,只有你来解决的。
  那有什么办法修?阿武顺着聋扳儿子的思维走。
  换掉管子。
  啊!好,那我把我厕所里的管子换掉。阿武狠了狠决心。每个月的工资勉强维持当月的生活开支,这样一来,换管子的钱只能刷信用卡了。
  笑死,你换掉,我妈下面不还是漏的吗!
  那,你的意思是你妈那里的管子也归我换?
  那当然,你住她楼上,她一个老太婆,不你管谁管?
  说到这个时侯,阿武的脑子有点转回来了。我付钱帮你妈换管子?那我这里换管子的钱谁付?也我付?好像不对吧!
  有什么不对的?你换管子的钱可以叫你楼上付。
  这?阿武又糊涂了。自己楼上的房子还空着没人住呢。突然想起来对面邻居家就前几天换了管子。去问问对面,刚刚换过。
  对门家里人正好在,门也开着。阿武问女主人:换了这个管子花了多少钱?花多少工夫?钱谁付的?
  得到的回答是:本来只想换一截,师傅说没法换,只能全换成PVC管,自己付了一千二,花了整整一天的工夫。笑死,不自己付钱还有谁会给你出?
  返回。终于,聋扳儿子脸部有了点笑意。聋扳傻傻地站着,忽左忽右地看着坐在桌子旁的两人。求证的目光,神情专注,像在看乒乓球比赛的裁判。
  日子到了六月梅季,雨不再停息。
  聋扳窗口的绿色吸足了水分,疯狂地茂盛起来。聋扳在菜地上方拉上许多条绳子,绳网像个四方大鸟笼。丝瓜藤曼攀着绳壁,身体自由发挥,很快覆盖了整个绳笼。
  阿武遇见过小区物管的人。那人笑嘻嘻地说:那你们召集一下,每家派个人,什么时候来我们物管开个会商量下?
  切!阿武不屑。
  那天,聋扳的儿子出了个主意,意思是他写个申请给物业,让他们来换管子。阿武心里发笑,嘴巴却连连说好好好,主意不错。聋扳儿子离开了一会,折回,手上拿着一张打印的申请书。阿武爽快地在纸上签上自己的名字,内容看都不看。他讨厌聋扳的儿子,只想让这个人尽快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心里在说:想的真美,让物业来修,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最后他实在忍不住,问了句:你家离这里有多远?嘿嘿嘿……聋扳儿子笑着说,我住花城,你说多远?
  哦——花城啊,不远,不到四十公里。
  对头。
  那你弟弟呢。
  哦,他啊,更近啊就住新华啊。
  哦哦哦,明白了,不到十公里。
  哎——对对对!
  后来,阿武楼上也搬来了人住。又是钻墙又是敲窗,折腾了好几天。阿武没太在意。现在的人,爱谁管谁,互不搭界。
  那回,周末,来了帮朋友聚聚。热天,大家痛痛快快喝了不少冰啤酒,完了,散人。麻烦了,隔不了多少时间就要去厕所“放水”。他站着,闭着眼,气沉丹田,正享受排泄的舒畅。忽听正楼上有叮叮咚咚的声音,宛如山涧小溪流那么欢快。过会儿,安静了,仿佛小溪断流。他竖耳抬眼仰头,一副探索状。忽然哗哗一阵响,如骤然倾盆大雨,几乎与响声同时,点点细雨落在脸上头顶肩头,唬得他一蹦跶,裤子也来不及提就蹦出厕所门外。一摸头顶,黏糊糊的感觉,将手掌正对门面前,瞧,掌上仿佛焗了层油,淡淡的黄色。一股腥臭味刺鼻而来。
  他现在知道了,楼山住户,原来是个女人。
  阿武正恶心着自己。肚子咕咕咕一阵响,感觉膀胱立马就膨胀起来。该死的啤酒,烦死了!他咒着。欲进厕所的脚步打住。回房间拿了把雨伞,进了厕所门就撑开伞。一手抓伞柄,另一手做动作。心里踏实了,才嘘嘘的舒心了。又听见楼上响,咯咚咯咚,咯咚咯咚……呼呼呼……晕,他听出来了,洗衣机排水的声音。啪啪啪,雨点落在伞面上。
  接下来的日子,他是撑着雨伞进厕所。
  接下来的日子,只要楼上一有动静,他心脏立马加速。
  小区物业一直没有消息。
  他很少见到聋扳,偶尔会看见她在晚饭后,一个人在楼前的一块地绕圈圈,这块空地是临时用来停车的。
  他再也没见过聋扳儿子的身影。
  他走出小区大门,都会回头看一眼聋扳的窗口,进大门,他习惯停顿几秒,仰头看一眼聋扳的窗口。那窗口,一直保持兴旺。
  有那么一天,傍晚回来,抬头看那窗口,发现有变化。那些植物的叶子,耷拉着,无精打采的样子。这样的情况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第二天一早,出门上班,回头看那窗口。那些植物仍然萎靡不振的样子。他警觉起来。他拿出手机,查到聋扳儿子的号码。这号码是上次聋扳儿子在的那天问他要的。阿武对他说,我实在没法和你老妈沟通,她听不见,她一有事就大喊大叫,我心脏受不了。
  这样吧,你手机号码告诉我,有什么事我和你联系沟通吧!另外,和你老妈说说,不要对着我大喊大叫。
  这男人听他这样说,咧开大嘴,无声地笑了。这笑给阿武的感觉是幸灾乐祸的那种。
  接电话的声音有气无力。阿武确定,是聋扳的儿子。阿武说:你老妈是不是出门了?
  没有啊!怎么了?她没和我说过要出门啊!
  哦,你最好马上来一趟。
  为什么啊?
  我感觉不太对劲,你快点来一趟吧!
  怎么不对劲了?
  我,我说不清楚。
  哦,说不清楚那怎么又说不对劲啊?
  我。阿武突然很生气:你爱来不来,又不是我老妈!操!说完就挂了。
  晚上阿武回来时,见小区门外路边,有根干木棍上挑着一块白布。小风吹来,白布哆哆嗦嗦飘荡起来。他确定,聋扳出事了。小区里比平时安静了不少。第二天得到确切消息:聋扳死了,是死在厕所里。他脑海里就出现一幅画面:聋扳拿着小凳进了厕所,颤抖着双腿站在小凳上,双手过头托着塑料桶底,感觉使不上劲,就掂起脚尖,双腿突然剧烈摇晃,身体重心不稳,跌了下来,头先着地,咚一声闷响,她仰躺着,眼前数不清的星星不停地闪烁……
(完)
沈琪彪 地址:浙江杭州建德新安物流 邮编311600 QQ804744083

点评

学习  发表于 2016-12-1 21:26

鲜花

海韵情  在2017-2-8 14:24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一抹红  在2016-10-21 19:25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回复 鲜花(2)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21 19:25:53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学习
回复 鲜花(2)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1 14:49:27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一抹红老师提读。谢谢。
发表于 2016-11-2 07:53:39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不错。
回复 鲜花(2)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4 00:00:46 | 显示全部楼层
        高亮推荐,请大家赏评。
 楼主| 发表于 2016-11-4 20:32:59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感谢通臂老师,谢谢老师的鼓励。
 楼主| 发表于 2016-11-4 20:33:48 | 显示全部楼层
石霞山人 发表于 2016-11-4 00:00
高亮推荐,请大家赏评。

非常感谢石霞老师提读,谢谢老师的鼓励。
发表于 2016-11-5 23:42:33 | 显示全部楼层
小人物的人生悲剧
娓娓道来,环环相扣
其中人性的、道德的、孝敬的东西在里面缠绕
文字结束,读者的心也不禁多出一层凄凉
作者有好的构思,笔墨亦是用到了火候处
要说有不足,兴许就是冷色调重了些(妖怪山会处理得当的)
建议精华

发表于 2016-11-6 10:12:25 | 显示全部楼层
日常琐事,却也反映了一些东西。学习。
发表于 2016-11-6 20:56:23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学习好文,问好老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