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31|回复: 45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5 22:15: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石霞山人 于 2016-11-1 17:10 编辑

                                           蜕  
  
        秋高气爽,明月皎洁。
  永强咬着牙割完谷子,手扶腰眼,拖着疲惫的身子在田埂上挪。虫鸣挟裹着谷香与明月的清辉撒满他身子。
  田埂西边是祖坟茔。坟茔里的柳树黑魆魆在月光下蠕动,像野兽,更像鬼。永强脊背与头皮凉飕飕地紧,脚步就快起来,脚踝一凉,柔软的物事蠕动着缠绕上来。呀……蛇……永强下意识抬腿躲避,膝盖撞在软软的肉上。
  永强腰眼挨了一脚,睁眼,柔柔咧着嘴吹气。“作死呀。你。哎呀。满身汗。你。”永强感到柔柔的手在他身上游走,就像梦中缠绕脚踝的蛇。永强肌肉紧了下,往开挪了挪身子。
  睡靥了?
  永强嘟哝一声,蛇缠我。
  永强感到柔柔往他怀里拱,就往外挪挪,想,可别让柔柔发现什么。
  柔柔说,那年蛇蜕皮,有人给你钱。今天蛇缠身,有啥心事?
  永强已静下心,说,有事也是好事。梦见蛇蜕皮,咱翻身了嘛。永强的手探过来,握住柔柔的手,十指交叉扣起来,紧紧攥着。
  把人家弄疼了。
  永强听出柔柔的娇嗔,伸出胳膊用力搂住柔柔,嘴唇凑上去,想要。
  柔柔咬永强耳朵,有孩子。
  永强心里一柔,想象着蛇交尾,含住柔柔耳朵吮吸,挠着柔柔的后背。
  柔柔头枕在永强脖颈窝睡着了。
  永强看看柔柔,月光被窗帘滤掉杂质,洒在柔柔的肩膀脖颈,柔柔肌肤凝脂如琥珀,永强伸出舌头舔吮了一下,凉凉的,滑滑的。蛇皮。永强一惊。
  永强往外挪挪,腿被柔柔的小腿缠着,柔柔是蛇转的?永强觉出脚踝处痒痒的,得劲。爷爷说过,蛇是小龙,梦见蛇是升官好兆头。昨天下午海棠约好见她爸爸,晚上就梦见蛇,有效果。永强一阵高兴,看了看熟睡的柔柔,心虚了一下。
  二
  9年前,6月高考结束,永强趁休假,外出旅游。
  7月28日晚,永强在北京接到教务主任的电话:高考已放榜,你班考的很好。校长夸你,让你回来接下届高三250班。永强头皮紧了下。永强最反对临阵换将这种做法。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一个班主任跟班两年了,对学生了解了,却临阵换将。老师接新班,了解学生得好长时间。不了解学生,怎能带好班?250班班主任刚大学毕业,跟学生称兄道弟,搂肩到KTV唱歌。校长说看小赵能与学生打成一片。但他课堂上常闹笑话,把一昼夜读成“一尺夜”,让学生轰下了讲台。永强沉吟间,教务主任说,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永强笑着说,别灌迷魂汤了。
  8月末周五,刘萍没来学校。永强给她打电话,电话关机。永强给她短信,让她立即回校。下午5点,刘萍打来电话,说,到太原给同学过生日,返回时坐错车了。永强说,把你家的电话给我,我通知你家人。刘萍央求,老师我错了,明天我一回去就找您解释。好吗?永强说你今天必须回来,话没说完,电话断了。
  6:30。永强下班回家,刚落座,电话响了,刘萍说,老师,我到朔州了,在说吧打电话。刚才电话没电了。老师,您别告我妈。明天我回去,向您道歉。
  永强打车到学校,找到刘萍家的电话号拨过去,刘萍妈接住电话说,老师。谢谢您。我们马上去找她。
  晚上,永强正与柔柔温存着,床头柜上电话炸响,永强生气地说,谁?这么没趣,喘着气摸起电话,“找到刘萍了。老师放心吧。”永强长长舒气,扔掉电话,抱住柔柔,可没了激情。
  半月后一天课间操,体育老师周伟搂着永强肩膀,笑嘻嘻说,你班有个刘萍?
  嗯。
  她妈昨天过来打麻将,说想请你吃饭。
  嗯?
  她说刘萍碰到好老师了,变了,喜欢看书了。以前你打死骂死,她也不看书。
  我从来不吃学生家长的请。
  清高啥?人家感激你。约好时间联系你。
  12月5号,高考报名开始了,刘萍正生病,在家休养。早晨7点,学校让班主任通知学生上午照相。永强立马给刘萍家打电话。铃响了一阵,才听到一男声,“喂。谁?半夜三更的,作死呀?”永强叹了口气,我是刘萍老师,通知她上午来照相。“噢……老师?”一女声说,“宋老师。我刘萍妈。噢。照相?刘萍还高烧着。好吧。我现在带她过去。”
  9:00。永强正备课。门开了,一女人探头探脑问:哪位是宋老师?永强抬头,我是。女人说,宋老师。我刘萍妈。您出来一下。永强出来问,照了?刘萍妈嗯了声,脸红了,说,宋老师。谢谢您管教刘萍。孩子这个学期忒懂事了。宋老师,想请您吃顿饭感谢您,知道您很忙,我不会说话,不敢请您。这是500元钱。您买点烟抽买点酒喝。永强像蛇蜇了样跳起来。哎哎。使……使不……得。刘萍妈手伸着。永强口吃起来,我……我……不吸烟不喝酒。别……别……你收起来。刘萍妈向前走一步,硬往永强手里塞钱,永强倒背手一个劲往后退,刘萍妈一个劲往前递,永强靠在墙上了,刘萍妈弯着腰把钱塞进永强裤兜,永强双手一推,托在刘萍妈柔软胸脯上了,两人火烧了般撒手。刘萍妈抬眼剜了眼永强,掉头跑了。
  永强哎哎叫着,看着跑远的刘萍妈,无奈地摇摇头。高跟鞋敲击地面声在走廊里异常清晰,像铁匠用锤子敲击砧子,一下一下敲击着永强的心。永强感觉心里柔柔的。
  晚上,永强梦见蛇蜕皮。
  永强跟哥哥到村后梁头割兔草。兔子,松鼠,杏核,药材是永强哥俩的读书银行。兔子松鼠卖给温泉疗养院住院的人们,杏核药材卖给商店,换来的钱就是哥俩的学费书费。
  永强左手揽草,右手伸镰刀割,嫩嫩的草一触就断,绿血流出来,草的淡淡苦香弥漫在鼻翼,永强抽着鼻子嗅香味。“哎呀。皮条。”永强吓得松了手,镰刀尖錾在脚面,永强跳着喊。哥哥跑过来,用镰刀拨弄着草找皮条,艾蒿丛中蛇一动不动。哥哥用镰刀挑起一看是蛇皮。哥哥看了看永强,说,强子。蛇皮是好药材,能卖些钱。呀。脚出血了。永强才觉出疼,“哇”一声哭出来。哥哥果断揪下蛇皮头,摁在永强脚面,又脱下破衬衫,牙咬住底襟,“哧”撕下一条缕儿布,缠在永强脚上。哥哥“刷刷”割草,永强盯着草丛,怕蛇再从草丛哧溜出来。
  哥俩背着草垛回家,哥哥欣喜地喊,强子捡了条蛇皮。爹看了蛇皮说,唉……没头了。可惜。永强说,哥拿蛇头给我止血了。
  让蛇咬了?
  叫镰刀錾了一下。没事儿。
  爹赞赏地看了看哥哥,说,好。蛇皮是上好药材,能治凉风,抽搐,癫痫,也能止血。
  第二天,哥俩卖蛇皮得了一块钱,一人买一盒蜡笔。学校里就聪明叔有蜡笔。永强羡慕得不得了,早想买蜡笔画画了。  
  永强手舞足蹈地跳着叫:我有蜡笔了。我有蜡笔了。我可以画画了。
  永强踢腾醒了柔柔。柔柔推永强问,强子。睡靥了?
  永强迷瞪着眼,盯着柔柔。蜡笔呢?
  蜡……笔?柔柔看永强磁瞪着的眼珠,揉了揉他的头,问,咋了?
  永强看着柔柔光洁的胸脯,笑了笑说,梦见捡到蛇皮换了两匣蜡笔。柔柔说,蛇蜕皮?好啊。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梦蜡笔了?那是小孩儿的玩具,咱要生小孩了,说着就胳肢永强腋下。永强心虚地笑着,看着柔柔。记得租房时,房东说,不能在我房里坐月子。“损阴呢。”柔柔知道永强心里想什么,就说,一个哲学家说过,人一辈子都在行走中,哪也能生小孩。咱再找房子。说着又胳肢永强。永强蜷曲着身子,用手捂着自己两肋及腋下笑,柔柔搬他的手。永强忍住笑说,别闹。隔壁听见了,明天又笑话,撩逗我们了。柔柔停手,翻身就睡,永强胳肢她,柔柔不理他。永强爬到柔柔对面躺下,柔柔的泪已湿了枕巾。永强伸过手挠她的背,柔柔身体渐渐软了,永强抱着柔柔,“柔柔。苦了你了。”柔柔用嘴堵住了永强的嘴,永强吮吸着柔柔的舌头,暗下决心,赶紧买房。租住别人的房子没家的感觉,就因为没房,已推迟两年要孩子了。永强一想到自己的孩子被扼杀在那些塑料套套里,就恶心自己。孩子一定要生在自己家,钱呢?没钱买房就没自己的房子。要么刘萍妈给的钱不还她了。永强被这想法吓了一跳,虚汗冒出来。柔柔与家庭决裂和我结婚,我发过誓不给她带来一丝一毫难受。接受学生家长的钱,柔柔知道了要生气的。昨天,刘萍妈走后,永强打算让刘萍把钱带回去,可在办公室给刘萍钱,老师们会说:作啥秀?在教室给,学生说他收家长的钱了。拿学生家长的钱有悖永强的做人底线。可现在这样串房檐头,柔柔更难受。
  永强想起新婚夜。
  三
  新婚夜,两人琴瑟和谐地敦伦着,柔柔咬着被头,怕忍不住疼叫出声来惊醒邻居。柔柔没忍住疼大叫一声。隔壁的灯“啪”地亮了。永强感到灯光“哗”地撩起身上的被子,自己与柔柔像被拎出水的两条鱼晾在那儿,永强一紧张就泄了,柔柔哭了。第二天起来,邻家大嫂笑眯眯地站在门口,深长地说柔柔,昨晚闹腾够的得劲吧?“吧”字就像一条余弦曲线夸张地起伏着。柔柔羞得“啪”地关门,躲开大嫂淫荡笑声。柔柔满脸泪水哽咽,强子。怎办?回单位住,让人看笑话。回娘家?我发过誓不回娘家。强子紧紧搂着柔柔,我今天就去找房子。柔柔低声说,记住。找独院。我到姐姐家住几天。永强揪着头发苦笑,昨天柔柔从单位上婚车,今天就到姐姐家借宿。永强知道柔柔爸妈多么怨恨他:懒蛤蟆想吃天鹅肉?一个臭教书匠竟敢追求一个局长的千金。柔柔与永强商量婚事时,说她看不惯父亲的贪婪与粗鄙,“他们要反对咱俩的事,我坚决不回娘家去。”柔柔爸妈现在要知道了柔柔出去借宿,自己的脸还叫脸?叫屁股都不配。
  每天放学,永强就出去找房子。一个小区一个小区,问门口大妈们有没有出租房。然后一家一家比较,邻居,干净,采光……肮脏。逼仄。偏僻。黑暗。最后一位同事偶尔说起闺蜜要去日本陪读,房子要出租,永强立马跟同事看房子,房子有个很大书房,离永强与柔柔单位都不远。价格也不贵,永强立马付了租金。
  一个月永强与柔柔小声敦伦,高潮时柔柔忍不住呻吟,但也得憋着,憋着憋着就流泪,永强心疼得不行,俩人就分床睡,永强眼睁睁看着柔柔,不能亲热,情绪糟透了,到学校状态不对,让校长批评了好几次。
  一个月后搬过来,晚上,俩人颠鸾倒凤,把一个月的亏欠补上了。柔柔泪水滂沱,大喊大叫,“飞上天了”。永强的劲头随着喊声升高,升高。俩人折腾的筋疲力尽,相拥着睡了。
  四
  第二天晚上,永强怕再做梦惊醒柔柔,就在书房看书,看着看着就睡着了。半夜柔柔过来叫他回卧室。怕啥啥来,永强又梦见蛇在身上漫游。永强大叫一声,使劲往前一推,柔柔掉下了床。“呀……”柔柔的尖叫声惊醒了永强,永强赶紧抱起柔柔问,摔疼了?柔柔?柔柔龇着牙“哧溜哧溜”吸着气问,又梦见蛇了?永强怯怯看了眼柔柔说,蛇在我身上窜呢。柔柔试了试永强的身子,又一身汗。“看凉汗了。”柔柔给永强盖好被子,问,是不是做了见不得人的事了?咹?宋永强,你回答我!永强就把刘萍妈给钱的事说出来。柔柔长长舒口气,说,明天还给她。永强说,我不愿意与她碰面。柔柔说,让她孩子带回去。永强说,那我在学生心目中就贬值了。柔柔说,贬值?对着人给她,光明磊落,贬啥值?
  第二天永强在班里说,刘萍。把这些钱带给你爸。刘萍诧异地接钱,同学们低头看书演算,永强觉得孩子们做作得厉害。
  下午一上班,刘萍妈在学校门口拦住永强,宋老师。您嫌钱少,还是看不起我们?
  永强低着头说,我有我的做人底线。
  刘萍现在比以前懂事多了,爱学习不说,星期天帮着整理家,要么到我们那个电器行帮着算账。以前她就像个小太妹,他爸揍她,她就逃学不回家。
  永强说,变了好啊。
  刘萍妈说,我感激您教育好刘萍,钱您一定得拿上。说着就拉住永强的胳膊,硬往永强手里塞钱。
  老师学生们看见永强被一个女人拉着,停车看。永强用劲挣脱刘萍妈的拉扯,老师学生们围了过来,永强走不了,刘萍妈趁机把钱塞进永强裤兜,跑了。永强看着涌进校门的学生,摇摇头进学校。
  下班回家,柔柔递过拖鞋,问,钱还了?
  早上给刘萍了,下午又给送来了。要么……别还了?
  永强。当初我就不是为钱看上你的。你可别黑了心。
  晚上,永强百般恩爱柔柔,柔柔说,明天我陪你去还。
  第二天早上,柔柔捏着永强鼻子叫醒他,调皮地问睡好了吗?今天想法子把钱退了。永强说,今天收资料费,我不收刘萍的。
  中午,刘萍妈打电话说,宋老师。我在您家楼下,想上去跟您们坐坐。永强看了看柔柔,说阴魂不散。柔柔说,让她上来,我看看她有三头六臂?
  刘萍妈一进门,夸张地说,宋老师好福气。金窝(屋)藏娇啊。
  柔柔端过水说,请坐。
  刘萍妈说,宋老师。我们真心感谢您,您就别见外了。这次我给您留1000。您要再推,就是看不起我们。
  柔柔说,我们不收学生家长的钱。请理解。
  刘萍妈说,也请您理解我的心情。您说,现在哪有老师对学生这样好,我们家刘萍懂事了,我们感激不尽。
  柔柔说,可怜天下父母心。我理解您的心情。
  刘萍妈就说,好了,我走了。说着拉开门就走,柔柔拉住她说,您拿上钱,说着把钱塞进刘萍妈手心。刘萍妈往地上一丢,关门腾腾跑下楼去了。
  永强说,她真心感谢我呢。现在有点家长送老师手机,有的家长给老师孩子1000块压岁钱,我还嘲笑人家。可人家现在房也有了,车也有了,咱连套房都没有,拿了算了,咱也该有自己的家了。
  柔柔叹了口气,我宁可吃苦,也不希望你不干净,我找她退。
  第二天,柔柔与永强去了刘萍家开的电器行。刘萍妈迎出来,宋老师来了,请坐。小刘,给宋老师取饮料。柔柔拦着说,别。别。我们这就走。说着把钱放在茶几上。刘萍妈一把拉住柔柔说,宋老师。您看看您!啥年代了,还这么保守!人家有的老师都主动暗示学生家长送钱呢。我给您钱,是我实在没办法表达我们对您的感激,您这样我更放心了。刘萍有福气,碰上这么好的老师。
  出来后,柔柔笑笑说,这不是还了?永强一到校,刘萍妈迎上来,宋老师。您妻子忒好玩。永强笑笑。刘萍妈说,我们花钱雇过许多老师教刘萍,都没变过来。您教她变好了,我不该感谢?拉过永强的手,把钱按进永强手心,抛了个媚眼,在他手心挠挠,说,您太好了。永强身体发起热来,看着婷婷袅袅,一摇三摆的刘萍妈,永强低头想,就当我蜕皮了。
  晚上,永强回家,柔柔躺在床上看书,说,水放好了,洗澡吧。永强嗅到柔柔隐隐约约的体香,看看柔柔,柔柔笑着说,去去去。永强在卫生间狠狠搓着自己,好像想搓掉钱味。这可不能让柔柔知道。
  永强那晚异常亢奋,把柔柔揉搓得异常兴奋,柔柔的指甲扣进永强肉中,更激发永强的动力,永强就像山洪暴发,在河道里横冲直撞,摧枯拉朽卷起一切。柔柔像鱼,满身粘液,滑溜溜的,喘着气呻吟。安静了一会儿,柔柔问永强,没再找你?
  没找。其实咱们拿钱也没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怕啥?
  柔柔猛地坐起,抱起被子就走。“原来咱俩同床异梦。”
  永强一把抱住柔柔。柔柔。我就是看不得你受苦啊。
  柔柔抱住永强,心安就幸福。我要怕受苦,还用嫁给你?咱平平安安的就好。
  周末,柔柔洗衣服时,从永强兜里掏出1000块钱,甩在永强桌前电脑上。哪来的?宋永强。你竟哄我?
  永强脸倏地变了。哄你?结婚三年,我哄过你?
  钱哪来的?
  永强想柔柔为自己牺牲那么多,满脸堆着起笑说,给一个单位写材料挣的。
  呵呵。长本事啦!啥单位?
  煤检站。我还不是为了让你住上自家的房!咱的孩子要生在自己家。
  永强。凭自己的劳动住上自家房,我当然高兴。你要玩儿虚的,就离婚!
  晚上。永强例行敦伦柔柔,草草了事。永强说,上课,写材料,累了。柔柔抱着永强睡了,呼出的气哈在永强脸上,痒痒的。永强想,钱拿就拿了。柔柔。你为了我与家人决裂,我得给你一片天。今天,我真哄你了。
  五
  “嗡嗡……蝈蝈。嗡嗡……蝈蝈……”手机闹铃响了。永强从床头柜上摸过手机一看:7:00。昨天约好8点与陈局长见面,今天可不能迟到。
  永强一跃而起,转身看看柔柔,柔柔头发像瀑布铺在枕头上,白皙的脖颈在黑发衬托下越发洁白,永强笑了。
  永强转身进卫生间洗澡,在镜中看见自己臃肿的身子,凸起的肚腩,一下想起几年前在澡堂见到那老人。老人想弯腰挠挠右小腿弯,好歹够不着,像个小狗追自己的尾巴兜着圈。永强好心地说,我给您挠。老人看着永强伸出的手,剜了永强一白眼。永强的手尴尬地接了把水浇向自己身子。
  永强厌恶地看看自己的肚腩,心情一下坏了,从收那1000元,自己的世界就变了,变得这样臃肿。
  永强看着墙上镜子里模糊的自己,想起09年3月那个星期天。
  那天,刘萍又没返校,永强给刘萍妈打电话,刘萍没来学校。
  宋老师。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又怕您忙。刘萍昨天跟她爸爸叔叔回老家了,现在返回路上。您下自习能见个面?有个材料请您帮忙写写。
  永强心突地一跳,晚上方便?就说,明天吧。
  9:00,永强一出校门,刘萍妈迎上来,说,打扰了。
  一上车,永强问,啥材料?
  我朋友在煤检站当站长,有个材料,我推荐您了。
  噢……永强想,世界真怪。昨天哄柔柔,钱是煤检站给的写材料佣金,今天煤检站就找来了。
  车停在云冈饭店,进了208房间,一个男人站起来,宋老师好。请坐。喝茶。
  刘萍妈说,这是张站长。
  您好,您们的业务我不熟悉。
  张站长笑笑说,谦虚啊。梅花说,您才华卓绝,肯定能写好。是这样,我们单位有很多上报材料,先进材料,还有上报纸的文章任务。
  我试试吧。
  张站长与刘萍妈对视一眼,说,我被评为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请您写上报材料。喏。这是我的相关材料,您参考。这是2000块钱,这是房间钥匙,我们单位包了这房间,您啥时候有时间就过来写,也可以玩玩。走。咱们先吃夜宵去。
  永强心里一热,说,晚了。我要回家。
  张站长哈哈一笑,说,宋老师恋家,好男人。那……我送您。
  车就像一条鱼游在车灯光中,永强心头洋溢着一股兴奋。柔柔。我终于挣钱了,可以买房了。
  回家,柔柔弯腰递拖鞋,永强猛地抱住柔柔,说,柔柔。明天……柔柔说,别闹,满身烟味,洗澡去。
  莲蓬头喷出来的水喷在身上,就像柔柔的手在挠痒痒,永强想,明天带柔柔去云冈酒店,给她个惊喜。
  第二天,永强给柔柔打电话,说,今天带你享受享受。下班等我,我去接你。到了云冈饭店,柔柔问,来这里干嘛?永强说,煤检站给了我一间办公室,写材料用。柔柔说,别进去了,回家。在家写多好,我还能给你做宵夜,端茶水。
  永强说,我当然喜欢享受红袖添香的生活,可我要开夜车,扰害你休息不好。再说,有小孩了,影响你们休息。
  柔柔吊在永强脖子上,说,孩子出生再来吧。
  后来,刘萍妈给永强介绍好多局长,永强就给他们写材料,在家写,的确影响柔柔休息,永强就到饭店开夜车。
  慢慢地,学生家长找永强时,永强也在饭店接待他们,他们给永强钱财,永强客套客套,就接受了。
  三年后,永强在格兰云天买了这套商品房。
  2012年,永强考上了师大研究生。一次同乡聚会,永强发现本科生海棠性格开朗,出手阔绰。永强少一打听,得知海棠是唐市长女儿,见好几个小同学向海棠献殷勤,海棠爱理不理的。永强自然知道分管文教卫生的唐市长,永强窃喜,冷静分析,对待官二代,不殷勤不行,但一味殷勤,反不讨好;钱财不行,单有钱财,她肯定把你当成提款机了。永强决定杀杀她的气焰,问,海棠。唐市长喜欢苏轼?
  海棠问,何以见得?
  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蒙月转廊,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永强吟后,微微一笑。
  一位同学说,苏轼的《海棠》。哟……海棠。原来你的名字有深意。
  海棠端着酒杯过来,宋老师,我敬您一杯。我爸爸就喜欢读苏轼。
  为此,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当浮一大白!
  另一同学说,宋老师。此情此景,美女陪坐,伤感什么?
  伤感?我倒觉得东坡此诗,写的是面对千古英雄丰功伟绩自思后的积极进取。海棠。你出生时,唐市长肯定不在市政府。
  妈妈说我生在农村。
  永强颔首微笑,惹海棠难受了。我自罚一杯。
  整个聚会,海棠的眼珠就跟着永强转。喝到半酣,永强喊,服务员,买单。几个小同学纷纷掏出皮夹,抽卡递给服务员。永强掏出钱,说,别争,我来。海棠笑着阻止永强,让他们买。永强说,你们继续,我去完成个文章。
  海棠说,我陪你去。永强笑笑,别。这么多帅哥,你多玩玩。
  第二天,海棠来找永强,嚷着让永强讲讲爸爸的事。永强昨晚做足了功夫,从网上查了唐市长的简历,并与同学QQ聊天,了解了不少。永强挑好听的说给海棠,海棠听父亲这么牛,佩服起父亲来。
  海棠就像粘皮膏黏着永强,永强教育海棠好好学习,争取考到美国读书,帮她选书,指导她学习。
  放假前,永强带海棠到玻璃厂淘了幅启功的书法:“沧海六鳌瞻气象 晴天一鹤见精神”。请海棠带给她爸爸。
  永强研究生毕业后,回到原来学校,一次,唐市长来学校调研,座谈会上,永强发言,谈了学校存在问题及建议,引起唐市长注意。
  第二天,校长找到永强,说,唐市长秘书来电话,说唐市长召见。永强到了唐市长办公室,唐市长说,噢。宋永强?海棠常念叨你,谢谢你对海棠的帮助。两人谈的非常投机,一个月后,永强被任命为副校长。
  永强把教育抓得风生水起,被市教育局推荐为后备人才。永强自然更像想上一台阶,常常到唐市长家汇报工作,去时就给唐市长提些从农村搜寻来的物品。近来换届,永强正琢磨到唐市长家坐坐,海棠打电话说要到美国读书去,永强就给海棠买了台笔记本,约好今天去送送海棠。
  永强打着沐浴液,洗脸,刷牙,梳头。推拉门“啵啵”响,柔柔叩着门问,出去?永强说,局里开会。永强出了卫生间,柔柔已给他选好了衬衫领带,永强看着柔柔笑了笑。说,会早完不了。上午做美容去吧,然后,带孩子到云冈酒店吃饭吧。
  六
  半小时后,永强坐在陈局长家沙发上了。
  陈局长说,小宋来了?自己倒水喝。小宋啊,谢谢你。海棠要到美国读书了,有你的功劳呢。永强说,海棠聪明,努力。
  嘿嘿。你知道,海棠自小生活在农村,我觉得愧对她,有点娇宠她。学习习惯,生活习惯不行啊。多亏你在北师大指导她,才有今天成就。
  永强从包里掏出一沓美金,探过身子放在陈局长沙发靠手上,说,给海棠带来些钱,出国需要钱的地方多着呢。
  陈局长眯着眼睛说,小宋啊。这次调整学校领导,是实施专家治校,尊重人才的体现。你是咱市有名的教育专家,我推荐……到教育局应该没问题。放心吧。以后多帮助帮助海棠,你们有共同语言呢。说着端起茶杯,啜了口茶,说,年轻人,好好干。
  永强心中一喜,说,陈局长。海棠明天走,我去看看她。
  永强开着车在沿河大道疾驰,道旁的槐花香气丁香香气飘进车里,特别醉人。永强索性把车停在一棵槐树下,想,梦蛇很灵验。8年前刘萍妈先送200元梦见蛇,自己警觉而拒绝,后来送来1000元。过年时,好多学生家长来走动,一正月得了2万多,第三年就在市里格兰云天一套136平米大房。12年考上北师大教育硕士,认识了在师大读书的海棠,帮助海棠,海棠在父亲面前说好话,当上了副校长。永强笑了,想起第一次梦见蛇后,买《周公解梦》读,蛇象征出将入相,昨晚梦蛇,印证了此言不假。
  永强挂上快档飚起车来。
  “啪”的一声爆响。永强下意识踩刹车,“嚓……”刺耳的轮胎摩擦声响起。车在公路上横着转了个弯,停下来。爆胎了?永强推门下车,一脚踩下去,感觉软绵绵的,低头一看,踩在一条血肉模糊的蛇身上,永强的腿触电般收回,猛拉车门。蛇的气味就像那个梦境一样软软地钻进车窗隙缝,硬硬地漫进来。永强抹抹脑门上的汗,闭眼定神,觉出脖子上蠕蠕地动,就像蛇漫游着。是汗?还是蛇?永强把车窗遥控上去关死,呆呆坐在车里……





回复 鲜花(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9-5 23:21:35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蚂蚁先生!大作待抽空拜读。特此问好,祝开心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6-9-6 07:17:26 | 显示全部楼层
石霞山人 发表于 2016-9-5 23:21
欢迎蚂蚁先生!大作待抽空拜读。特此问好,祝开心快乐!

谢谢。请您不吝赐教。
发表于 2016-9-6 07:39:12 | 显示全部楼层
题目很好。
回复 鲜花(1)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9-6 13:27:1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
发表于 2016-9-6 13:38:12 | 显示全部楼层
开头写梦境那一段,开始部分太实,让人看不出来是在梦境,后面有突然转到梦境,有点乱。作者可以修改。
 楼主| 发表于 2016-9-6 13:47:26 | 显示全部楼层
通臂猿猴 发表于 2016-9-6 13:38
开头写梦境那一段,开始部分太实,让人看不出来是在梦境,后面有突然转到梦境,有点乱。作者可以修改。

好的。我修改修改吧。
发表于 2016-9-6 16:46:44 | 显示全部楼层
文本有不少别字或者因为没检查打字匆促造成的笔误,影响阅读。请作者自己先仔细检查修改。
 楼主| 发表于 2016-9-6 21:11:46 | 显示全部楼层
赵志峰 发表于 2016-9-6 16:46
文本有不少别字或者因为没检查打字匆促造成的笔误,影响阅读。请作者自己先仔细检查修改。

汗颜。我抽时间修改。
发表于 2016-9-8 13:26:19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作者朋友听取编辑意见,对该作加工打磨,尽量清除瑕疵,去掉字行阴影,以求更加精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