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90|回复: 34

【《西部作家》2016年3、4期合刊散文诗初选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2 15:54: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蓝月亮 于 2016-9-2 17:03 编辑


《西部作家》201634期合刊散文诗初选稿】

             从精华贴中初选了8人的作品。请入选作者认真校阅文字,以修订稿的形式跟贴,同时附上通联信息,以便正式选用后邮寄样刊。并请各位版主提出选稿意见,以便下期选稿采纳。——蓝月亮


             1、淇韵九叠(选章)
                 作者:棠棣


         ⊙淇河,在岁月的上游演绎爱情

淇河,在岁月的上游演绎爱情。
光影墨痕。水月涟漪。散落的简牍。清澈的爱恨。
今夜,漫步水边,再没有任何一条河更能够滤尽情思的毒。
在岸上,听水声喧响,听草虫幽鸣,你俯身,把润着月光的露珠从草叶移于掌心。一滴莹洁,一抹青碧,一颗滑落眼角的泪水盈满遥望的思念。
涉淇而过的,是青春,是纯真,是无限的浪漫与憧憬,和桑,和麦,和青青的竹在时光的浅流中镌下风雨的斑纹。
流水悠悠,清风缓缓。是夜,谁捻竹为箫,明净的月下响起穿越千载的卫风淇韵。乐声里,是一个女子带着泪痕的笑靥。
岁月如流,烟云聚散。有水的地方就有岸,有岸蜿蜒,就有散佚在光阴流水中的诗行。诗中的那个女子,在季节的风里,如一株昂首站立的麦子,把刚直的芒伸进浩瀚的星空。

                ⊙岁月悠悠,竹韵清响

一水静远,竹韵清响。
临流瞻顾,谁把高贵和英挺交给身前默默的流水?!
迎着吹拂了千年的风,在蓝天和云朵的辉映下,谁笔立的身形走出诗的国度?!
淇奥。淇奥。青青的麦田拱守着青青的堤岸,青青的堤岸守护着青青的蒲苇,青青的蒲苇护卫着青青的竹子,青青的竹子瞩望着清清的流水。
卫地的风在开阔的天地间漫溯卷舒,风中的流水幽静杳渺。迎风的竹叩响清扬的音节,傲岸的身影在大地上站成气盖千秋的轩昂。
云水谣。桑柘歌。水边环佩丁丁,堤岸车马萧萧。那双望向云水的眼睛洞穿的是岁月的烟尘。
流水无尽,风竹雅韵。这个傍晚,我愿做那个歌者,在淇河之滨,迎着落日的红,唱响悠悠千载的钦慕。歌声里,葳蕤着千年不绝的苍翠。

          ⊙子午莲,凝在水中的记忆

深一脚,浅一脚,散落的蹄印留下了几多欢情与悲歌。
紧贴水面的,是冷凝的伤;深陷水中的,是结痂的痛。
落花风里,谁独守着水边的清寂?马蹄声远,内心的惆怅渐近。错杂的蹄印,乱了一湾心水。
来或者不来,一样的落寞。自哒哒的马蹄声碎了暮色下的平静,已记不得内心的欣悦在等待中经历了几度荣枯!
那个徘徊良久最终打马而去的人,带着暮云上路。自别后,空阔的春色留给了水,清透的孤寂交给了心。
荏苒的光阴在幽寂的水面开放。散乱的蹄印间,薄薄的水气里,梦幻般的花朵美丽着夏日的孤独,也孤独着夏日的美丽。
风中,长长的叹息在水面萦回。马蹄远去,花自开落,唯有散落于水的蹄印保鲜着美丽的记忆。

        2、望穿秋水(外二章)
                 作者:西玉

房子很大,她很小,孤独锁着她的青春花季。
除了自言自语,除了对镜贴花黄,再也没有可以倾诉的借喻。
只能怨自已了,还有那位外出不归的人。
是他,一次次违背了当初的山盟海誓和曾经的诺言。
手机,他不回。写信,他也不回。
爱巢在这里已成了坟墓,大门的“福”字已没了春的气息。
可是,她还是每天把思念寄托在幻想的路上,期盼他或许会从天而降。
留守的爱,已远再远。
就像这个秋天早晨的露水,那些余温经不住一粒阳光的问候。
秋水太长,不知凉透了多少女儿心。
亲,也许就要起风了。
记住不要忘记在七夕的夜里,轻吟一声他的名字。
                  羊在草原上飘

在这里,蓝天和青草一色。远处,天和地合一。
一望无际的草原,一望无际的青,一片草的辽阔,摇曳着神的绿意。
白云在天上漫步,羊在青草间游动,远望分不清那朵是云,那朵是羊。
一条河或许从天边蜿蜒而来,洁白的浪花击打着天籁的节拍。
牧羊的少女在河边唱着情歌,跑马的汉子不知在何方。
她们的嘻嘻里,快乐里有青草香。
此时此刻,羊对草的爱是那样的专一,那样的纯粹。
即使天边的彩虹也打动不了一缕青草香,即使一位仙子也走不进它们的世界。
白云在数着地上的羊,一阵风吹过后,草原上就少了一只。
一首牧歌在天地和羊群间悠扬起和谐的美。
               蒲公英,秋天的爱

七夕过了,那份深埋在心中的爱还在持续发烧。
我在秋天里寻找梨花的影子,思念的痛在一弯秋月里漫过银霜。
我知道有些爱,是不需要收割的,就像月亮自动满仓。
这时候紫色的蒲公英,就成了治愈硬伤的借喻。
年年的秋天,她们带着春天的诗意飞呀飞呀。
不求富贵和荣华,为了紫色的爱,她们把秋天抱在怀里孕育春天的种子。
山野、乡村,没有因为暮晚而悲疮。
是蒲公英让离愁别绪有了生存的理由,是她们穿着春天的外衣在舞蹈。
尽管荒野远了又远,来年又是一枚春天。

         3、故乡书(选章)
                  作者:江玉中

陈氏将军祠

小时候,每当我从你的门前经过,总是忍不住,
要向门内窥探、探望……总感觉,这里面一定藏着很多故事,不为人知——
如今,我才知道,这里曾经走出过一支三千铁甲:沿着孔雀飞行的轨迹:千里戌边,开漳建府……

银山

故乡的屋后,有一座小山,名曰银山。
在我儿时的心里,它,绝对是神山。
山上的一草一木,一花一石,都是神物。
如今,它在我的心里,分量更加地重了,因为,在它的怀中,长眠着我的父亲……

他们

他们,每天都要站在门前的空地上。每天都要面对着远方:大喊三声……
此刻,能与他们唱和的,也许,
只有他们身后的老屋、蛛网、蛇虫,以及
那轮,时时都可能坠落的斜阳……

炊烟

曾经的骄傲,你是这片古老土地上的旗帜!
你的每一次升起,我都能看见母亲的身影。
如今,文明之风,愈吹愈猎;母亲的身影,渐行渐远……

二叔

二叔老了。二叔,真的老了。二叔曾经是一个很有名的匠人。
二叔的一生,不知淘尽了多少门前土?
如今,二叔就只剩下一双颤抖的手了,握不住,西下的夕阳!

盛宴

小满过后。故乡的麦子都开始饱满起来。
为了感恩,每一个麦芒之上,都藏着一颗金色的太阳。
此刻,那些星子般散落于江湖的儿女,正从四面八方赶来,
像是,赶赴一场,丰收的盛宴……

李家圩地主庄园

曾经,这里的主人,绝对是他那个时代的焦点;绝对的款爷、大佬,风光无限——
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让许多人侧目,亦或仰望……
而在另一个时代,他却被无情的掀翻、打到,
成了地主、恶霸,成了千万人唾弃的土豪,亦或吸血的鬼……
如今,当我面对,这眼前的一堆堆残垣和断壁:有很多话想说,又,不知从何说起……

        4、子夜时分
            作者:罗锡文


终于把烟头熄灭。冷静的意向蘸着墨水滴到稿笺上,文字冒烟之时,语言开始冒火。
这是子夜时分,知觉化为黑暗。黑暗面对黑暗燃烧,那些灰烬成为繁星。
我感到语言和文字灼烈的火光,共同托举出一个思想的主旨——比燃烧更深刻的黎明。


大地因为宽容而消瘦,江河因为寂寞而源远流长,巨树因为练达而根系蓬勃,石碑因为坚卓深沉而不惧风雨剥蚀,我们的衣食双亲因为天性把生命都赐予了子女啊。
我想到了诗歌,它因为高雅、多情、幻想,而在梦最单纯时与世俗诀别。
梦,是睡眠的结晶,也是跋涉者的方向。


把月亮揉成中秋,把它啃去一大块的是乡愁。
让童年坐在花蕊里,骑在牛背上,疯跑在阡陌上的,是民谣。
落在信封上的最后的印记,是一记饱享了思念芬芳的吻。
落在心上无形无声的,是泪水。纵使天荒地老,海枯石烂,只要我们还有热泪,心田就永远不会干涸。


一种只有分离才有的神色,像茫茫大海,它丈量到了痛苦的深度。痛苦使我们学会了以痛苦来淹没真实,企图触及生命的底部。
面朝大海,你留而不恋,我漂而不泊。
年青,正是此时的时光之镜中,看到了它即将显形的苍老面孔。


习惯于缺陷的美比缺陷的美本身更加残忍,还是更像一个真理?
我从一群聋哑孩子甜美的歌声里,听到了一个满口脱牙的老人咀嚼岁月的声音。


在客栈里等候一个从驿路上赶来的旧事,一盏清灯照亮了疲惫而欣喜的车轮声。
淅沥夜雨,太息的古典门窗,像往事的阴影,落在一张黑白照片里。


有一些忘怀正把秋水望穿,有一些沉默如黄金的矿石囚着一粒黄金的种子,有一些缘份注定要跳出迷信,有一些往高处狂奔的人终将在最低处长眠,而有一些绝望,将在尽头被希望一把拉回。
呵,还有一些高尚的爱,在超越了生死之后,笑对所有的仇恨。


放弃,就像天空把自己无所顾忌地交给了黑夜;放弃,就像大地让位于追求突破的种籽;放弃,就像旷野的幽深被一株忧伤的老树获得;放弃,就像陆地以万古奔腾的江河,去满足汪洋那用无止境的索要。
众生所需的情爱,有时正是通过放弃而获取了毕生的福祉。
过来的人,在典籍里补习初恋。
将来的人,向黎明讲述那粒大星的传奇。
那些在天堂,或者在地狱里的人,以爱情为死亡取暖。
爱情,惟有爱情,无论生死悲欢,都是恒温。


渴望微笑如荒冢上的野花,更渴望满天满地的阳光是野花哺吐的芬芳。
这是所有亡者永诀人世时对尘世最后的想望啊!
年年四月的火纸里,年年火纸暖和的子夜时分,年年岁岁子夜的彷徨里,有爱有恨的人,都能听到他们的先辈在芬芳与火的深处,将他们呼唤。


岁月的白马穿越晨昏与寒暑,行游于心灵的江湖。
行吟的王子已经两鬓硬霜,倚门的女子已经满嘴埃尘。
黑压压的寂寞弥漫在多事的心里。那如泻的月光,恍若锋利之吻,割伤了春天,却斩不断青春犹存的风骨。
“我必须与你告别,是因为我只能留下爱情!”
睫毛越过了子夜,泪水将马蹄声湿透。粗犷的歌声从茫茫云烟中赶来,白马却已绝尘而去。

        5、屈原(外一章)
                 作者:胡有琪

这是躲不开的两个字,不管喜欢不喜欢。
千百年来,老百姓喜欢他,这是肯定的。老百姓不是读懂了他上下求索的诗,而是他给老百姓带来了一个节日,可以供自己放松一下,休闲一下。现实的说法是,可以光明正大地吃粽子。一枚粽子,包裹着民间的喜怒哀乐。有时,百姓不敢骂娘,但可以曲折的叙述心声。所以说,真正的高手在民间。
实话实说,千百年来,喜欢乌纱帽的人喜欢官场游戏的主,肯定不喜欢他。不喜欢他浊世皆昏他独醒的清高,不喜欢他用满腔热血沾血挥毫的诗歌,不喜欢他常常慷慨悲歌,却不歌功颂德,让官们一点都不快活。
如果由老百姓投票选举,他可以获得众多的选票,获得众多的巴掌声。
如果由权威权贵提名,他注定名落孙山,只是一个落魄诗人。活到现在,如伊沙所言:饿死诗人。他是跑不掉的一号人物。
其实,如果不是端午节,我也差点忘了先生。幸好,我还在写诗,所以,我还是记得先生的一身瘦骨,立于人间。
每到端午,我都要用一首诗作馅,包一枚粽子,投江。
老百姓至今供养着汩罗江,汩罗江至今养着先生的魂。

           汩罗江

汩罗江还在抚琴。
千年来,鱼儿闻琴声而来,又摇尾而去。鱼叼来红日,为汩罗江补血。又叼来星斗,为岁月补网。
但汩罗江的琴声仍然不肯长胖,仍然不肯咳嗽吐痰。
汩罗江还在低诉衷肠。
一卷诗被水反复洗亮,却被一天星光读出泪花。
失眠的汩罗江,一会儿影子披星戴月赶路,一会儿低头沉吟丈量脚下的月光。
汩罗江还在寻梦。
岸上的脚印早已风化,无痕。只有蒿草,举着自己的苦,还在探索问天,何处是大道?
有龙舟竞浪,年年溅起浪花。汩罗江,千年仍然不肯长胡须,不肯老去……

               6、秦淮河上
                作者:康京凌

也就是一些胭脂和珠钗。
也就是穿梭在文人骚客的笔墨间。一颦一笑。
也就是一些人,和另一些人,交杯,换盏。
也就是一些人,像露珠,在荼蘼的花事间跳舞,流连忘返。却不知道,花事之外的干涸和疾老。
也就是一些旋转起的石榴裙,把多少男人荡翻。
也就是一条淮河上的浪花。一浪赤裸裸地出来,一浪光着身子下漩。
也就是一些风月呢喃,一些手指缭乱,一些骚动的弦。
也就是一些漂在河面上的花,一些漂在河面上的草。
也就是一些闲散的人,把尘世的铜臭和权利玩在股掌间的人-----
休闲和消遣。
也就是一些肉烂了。一些肉等着烂。


         7、穿过四月的沱沱河
                 作者:梁北雁

回眸千里,风烟滚滚。
空旷思绪,凝聚在生命的血脉深处。
禁不住染绿的身影,跨越曼妙肌肤,走进灵魂港湾。

我泪。
狂歌悲恸。
扶摇直上,弯弯曲曲的情感,兀自飘摇。
碧草,荒芜的痕迹。
经典的历史触角,沉积在奔腾不息的山河之间。
爱着。
一直不变的雄才。
透亮一万年血脉的凝重。

只是一卷不成规则的灵术。
亦或是一只残念未觉,胎体无羁的侏罗纪魔兽——
疼痛的额头,燃烧起磅礴火焰。
像是愤怒的烈酒,彩凤掀动的梵音——
一泻万里,逐日不息。
那瀛瀛溶溶,碑刻风华,新词绝唱,倾吐饱满心事,气韵丝雨天下的气节——
脆弱的怨念,如何承载起时间的坦荡雄浑。
萎靡的夏蝉,已经淹没在死亡的寺庙里。
破壁幽幽,陇云漫漫。
盘船浜桥的行走,成为蜃楼画笔,一挥手,穿过四月的沱沱河——
舟楫,定格在生命的气魄中,看那恍若隔世的落日,为我激扬的流浪,深深地,拜祭。

过四月的沱沱河,看到岸边月色在古典的五月紫丁香里随意舞蹈。
绽放的星辉,琉杯盏璃。
一袭初夏的霓裳,渲染了泱泱太野。
高处,风景滴露。
尧舜凝视,炎黄沉寂。
碑铭,布满禅机。
呜咽的素颜,披挂着恢弘画境。
我无悔于今世的承诺,在一条河两岸,固执地吮吸着馥郁的果汁。
年年岁岁的森林,灰烬不灭。不停地滋生,更多的期待,更多的呢喃,震撼着叱咤征途的战马——
几声嘶鸣,天地雾散。
我便心生禅理,御剑怅然……


            8、荒原之月
                作者:南方候鸟


有一个相同点,足够我抬头凝望。
遥远的星球荒无人烟,如同我的孤寂一样的夜,
也在那个星球的某处展示了黑的粉末。土地发散着暗淡的光,没有十字架,没有弥陀佛。
我来,不代你讲话,脚底的草色还是枯黄。我只目送你又一程消瘦。
每个圆满的夜晚,荒原就是你的城堡,花环从静寂升起。新的锐气,也有红尘滋味。

二、

夜的空气,是夜的呼吸,你在花叶间慢行,安详而广漠。
没有人会来,你使劲明亮,把光的元素深刻进所有活着的植物、动物以及岩石里。
为你纯洁的心思描绘一幅图画,以跃动的溢出经过黑夜里的山山水水。
满满的光,安静地游弋。夜之蜜。
古老的文字依旧明亮,只是时间凝结于苍苔,举着一只空空的酒杯。

还有多少激情在暗夜生长,盛载季节、时令、残缺和飞扬?
随后,幽远的轻叹,一下子落下,惊动谁的思念?
爱人,天色晚矣。
我只有荒原之月,孤独对着孤独,所有的对白只有两个字:幽静。

鲜花

梁北雁  在2016-9-6 22:10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梅香  在2016-9-4 19:00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草原灵儿  在2016-9-2 17:03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回复 鲜花(3)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9-2 17:02: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月亮大哥辛苦了
发表于 2016-9-2 21:13:21 | 显示全部楼层
郑老师辛苦了!

点评

多提意见!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9-3 08:27
 楼主| 发表于 2016-9-3 08:27:10 | 显示全部楼层
梅香 发表于 2016-9-2 21:13
郑老师辛苦了!

多提意见!
发表于 2016-9-3 09:16:4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辛苦,问候秋安

点评

谢谢支持,提出建议意见,一周后综合提交主编们。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9-4 17:56
发表于 2016-9-3 23:20: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来昨晚准备弄,你就弄好了。大好人也!

点评

认真看看,提出点意见吧。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9-4 17:55
 楼主| 发表于 2016-9-4 17:55:39 | 显示全部楼层
梅香 发表于 2016-9-3 23:20
本来昨晚准备弄,你就弄好了。大好人也!

认真看看,提出点意见吧。
 楼主| 发表于 2016-9-4 17:56: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阿果 发表于 2016-9-3 09:16
老师辛苦,问候秋安

谢谢支持,提出建议意见,一周后综合提交主编们。
发表于 2016-9-5 15:06:2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心爱的蓝月亮老师推荐、支持。
祝福您创作丰收,生活愉悦。

点评

请补上通联!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9-7 13:47
感谢理解!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9-7 09:00
发表于 2016-9-5 20:49:11 | 显示全部楼层
蓝老师,我的名字写错了。

点评

好,正式推荐时更正!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9-7 08:59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