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42|回复: 30

【原创】哟,我的楼兰(散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5-23 00:00: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芦汀宿雁 于 2016-5-29 21:37 编辑


                                                                                              哟,我的楼兰(散文)
                                                                             
                                                                                    文/芦汀宿雁
        
  喂,上来……
  那一声声清婉的呼唤,带着似曾相识的亲昵,又执拗地响了起来。我的楼兰?
  我闻着芬芳跋涉着无限远,只为看清你的容颜……动听的旋律,仿若一道神谕召唤着沉寂的心。
  我眨一眨眼,眼周传出了裂帛一样的脆响。我动一动手,再挪一挪腿,上半身,继而下半身,顺次响起了珠玉坠地的碎裂声……
  随着气血的复苏,我的知觉也渐次清醒了。
  冰滑的石壁,湿腥的空气,晦暗的光晕,寒气逼人的宝剑,还有泛着黑晕不明物,静卧于壁角……它们,便是我目之所及的全部了。于古井深处,我闭关多少年了?循着美的旋律,我的目光缓缓地向上攀爬,探寻。
  波光流转处,一颗闪着亮眸的蛋卷头,映进了我的瞳孔。
  我知道,她不是我的楼兰!但,她哼着曲的气息,温情而充满蛊惑力。
  
  二
  一个漂亮的上旋,腾空而起,我升上了井口。
  刹那间,清新的香风扑鼻而入,温煦的阳光拥抱了我。
  复活了的我,瞅绿藤,嗅花叶,攀高枝,追粉蝶……夕阳,古井,桃花,竹篱,香樟树,木质院落,野芳发而幽香处处。置身于鸟语花香的世界里,我倚剑而飞,上腾下跃,不连贯地挥演了一套别出心裁的剑术。
  阴在香樟树下的她,以天然的好奇与友善,转动着蛋卷头,秀眸一闪一亮,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
  啪啪啪……漂亮!好一个剑侠王子,此处有掌声。她热情地鼓了掌,还端起了大拇指。我讶异地发现,她一笑,那圆酒窝就又深了些。
  我倚剑而立时,她则返静于动,紫影飞花,亮出了一套旋舞的拳法。那一袭紫灯笼套衫,和柔生风,煞是飘逸。
  野式勾拳,以拳会友。我的三脚猫功夫,凑合吧?她抱拳,恭身,转个圈,笑盈盈地说道。她明媚的形貌与自适的姿态,一点点稀释着我的犹疑与惊惧。
  君子,有成人之美。
  啪啪啪……我更热切地回敬了一串掌声,端起了一双大拇指。不过,我警觉而闪烁的目光还是出卖了我。
  瞧,我的梨花头?还是灯笼套衫和老布鞋?
  长发,长袍,长靴,这复古风,须得改良一下。月上柳梢时,我陪你去椰城一趟,让你见识一下新新世界。
  她的话,像暖暖的温泉,汩汩而来,梳理着我纷乱无序的思绪。
  她是个流浪儿。师傅收留了她,唤她云朵。云朵自由飞,可以抵达远古的楼兰,这是师傅心中最美好的理想。而,她,就成了一个承载情思的寄托物。一到花季,师傅就闭关。师傅一闭关,桃花坳,就数她最大了。鸟呀,花呀,树呀,古井呀,野山呀,都听从她的了。师傅还说了,守好了古井,古井里的宝物统统也都归她……
  宝物,难不成——就是古而复生的这人,这剑?她清亮的眸子漾起一缕娇羞的光,颤动的红唇摇活了一个圆酒窝。红唇,秀眸,清嗓,还有左侧嘴角的那枚圆酒窝。咋就生得那么像?那圆酒窝里,盈满了一滩清泉。她分明就是我的楼兰啊。神思恍惚的我突然萌生了一种莫可名状的冲动,想尝一口,就一口……
  我的楼兰,像一颗冰心,在我的灵魂深处轻曳而过,一下就冰镇了我的淫念。
  公元11年11月11日,楼兰古城。2014年11月11日,桃花坳?两千年了!楼兰,古道,大漠,黄沙,孤烟,曼美的纱丽,狂欢的舞会……碎片化的意象,似断实连的画面,再一次袭中了我。
  我穿越了?谁是我?我是谁?我的头剧烈地痛了起来。
  一滴又一滴,湿湿的热,滑过我的脸庞。一句又一句,轻灵的音,越过我的耳廓。
  桃花坳,除了我和师傅,也少有人来。你且安心住下。一切待师傅出关,再作打算。
  ……用肺腑去触摸你的灵魂,我就在那只火炉边取暖……
  有一个柔香的酥怀为枕,有一曲微茫的轻曲伴眠,我又何须醒来?
  我的楼兰,你在哪里?
  
  三
  他躺在木版床上,高拔的鼻翼拧着一旋笑纹,睡得像个婴儿。
  一间温热的房间,木桌,木几,木板床,木格窗,沉拙似旧,简素如新。云朵坐在木凳上,手托粉腮,表情若有所思。
  在师傅出关与入关的交接中,习武,守井,游走,做梦,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她追春风,赶夏雨,摘秋果,舞冬雪,哼着师傅写的曲儿,游走如云朵。却有一份思量缠绕在她心间。漠漠的黄沙,寂寞的驼铃,若浪的披风,如风的背影,一次又一次,在她的梦中再现,挥之不去。一年又一年,在渐长渐悟的岁月里,她似乎明白了。
  出关,闭关,再出关,远游……为了楼兰古城,古丝绸之路,师傅躲进木屋成一统,勤钻苦究,几近走火入魔。闭关,则又藏身于暗室,一连数日不吃不喝。出关,小聚几日,再远游数日,甚至数月。神秘的师傅,如何闭关,出关又奔赴了何地?考古研究到何等程度了?她不得而知。师傅交代在先,任何情况下,她不得过问,更不能接近实验室。任是再好奇,她也从不违逆,只在心里揣度和担忧。
  不过,师傅是一个温润而守信的人。即使再忙,他也喜欢与她共餐,督她习武,促她练声,教她读书……
  月上柳梢时,就是出关日,何以师傅迟迟不现身?却多出来一个剑侠?喜剑侠的重生,愁师傅的失联……云朵的心里,一惊一乍,打翻了惯常的节奏。
  剑侠还在酣睡。她的秀眸转向了窗外。
  月清零着,云飘袅着,山静谧着,木屋庭院流淌着一曲耳熟能详的曲子。
  楼兰的爱之咏叹与生命旋律,是云朵的最爱。
  若说有一个灵魂的故乡,之于她和师傅,就是楼兰。
  
  四
  我躺在木床上,紧闭双目,让一颗驿动的心在浪漫而壮烈的情场中晃荡。
  大漠的月光,溶解了楼兰的忧伤。云朵的歌声,稀释了我的苍凉与悲壮,还有对楼兰的一腔深情。
  沙漠,披风,姻缘,月光,夕阳,长醉,两千年……
  古道,大漠,孤烟,曼美的纱丽,狂欢的舞会,楼兰公主……
  在回环的吟唱中,碎片化的意象组接,封存的记忆逐一打开,悠悠忽忽的我回到了渺远而神秘的楼兰古国。
  欢宴终了场,人群鸟兽散。朗亮的月光柔软地照拂着一条长而阔的青石古街。一个曼妙的女子,腰姿轻颤地走在前面,身佩古剑的骠骑将军,默然相随。走走停停,情语宛然,她的沙丽不时抚上了我的脸颊。
  古塘庄园,近在眼前。裹在沙丽后的秀眸一闪,长眼睫就一扑一扑,殷殷地盯视着我。她的红唇迎上了我火热的面颊……
  楼兰,等我回来。
  我等你,刀郎……
  地动山摇漫天尘。我回转身,向着楼兰的方向飞奔而去。
  风烟俱起,罗布泊逆流,水漫古城,沙尘暴来了。它张开了黄蟒的大口,花房,果店,佛塔,水渫,沙海,热泉,诵读的经声,飞奔的人影,商队叮当的驼铃……我却垂直地落进了黑暗中。
  我的楼兰,你在,我就在!
  眼泪与笑靥,狂野与温柔,一个人,一座城,淹没在了岁月的荒芜之中。
  
  五
  从未说出我是你的尘埃,但你却是我的楼兰.......
  因了爱的期许,响遏行云的颤音袅然不绝,唱响了一座古城,救活了我心中那一个如梦如幻的楼兰。
  我做了个梦,我也做了个梦。
  云朵,你的嗓音凄美。剑侠,你的唱词沧桑。
  一切,都是妥妥的,单等师傅出关了。
  云朵的长睫毛,一扑又一扑,薄唇一起又一伏。
  古井里那一团墨色的不明物,我豁然明了,却不能言语。
  哟,我的楼兰。
  2016/4/24二稿
  2016/4/20一稿

回复 鲜花(2)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5-23 10:35:28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精湛,内涵醇厚。有散文诗味道哦。
发表于 2016-5-23 10:35:45 | 显示全部楼层
点亮吧,祝福老师。
 楼主| 发表于 2016-5-24 18:15:43 | 显示全部楼层
江湖儿女 发表于 2016-5-23 10:35
文笔精湛,内涵醇厚。有散文诗味道哦。

谢谢江湖儿女老师。
发表于 2016-5-24 18:37:49 | 显示全部楼层
芦汀宿雁 发表于 2016-5-24 18:15
谢谢江湖儿女老师。

不客气的,文笔很优美,欢迎常来分享精彩。
发表于 2016-5-25 10:57:23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意境的文章

鲜花

梅纾  在2016-5-29 09:08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发表于 2016-5-27 11:35:56 | 显示全部楼层
很透彻的情节与语言。

鲜花

梅纾  在2016-5-29 09:08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发表于 2016-5-27 21:39:45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赏佳作,粗亮提赏。
 楼主| 发表于 2016-5-28 08:07:1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荷风点读。
 楼主| 发表于 2016-5-28 08:08:20 | 显示全部楼层
燕歌云上 发表于 2016-5-27 11:35
很透彻的情节与语言。

透彻说不上,只是一念之转,想把歌词者与远古的文明链接起来,就想了这么个故事。
谢谢。燕歌云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